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怀念一个得趣的老太太

2018-08-08 19:50:53

怀念一个得趣的老太太

昨日我梦见祖母她老人家,她生前颇有河东之风,现在虽已过世三年余,但在我梦中余威仍盛。 我今日回忆起她,并无多少悲伤,没有意愿做哀泣之状来表达对亲人的思念,唯一二小事,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想来却很得趣。 祖母她老人家晚年曾信奉基督,那时候她们一群老太太,每到周末都挎个蓝土布兜,很开心的走很远的路去教堂,去学唱歌、唱诗、祷告。其实,她们记不住那些的,也不识字,但是她们人人都喜欢手上戴菩提珠(我们那管一种植物果实叫菩提珠)做的串,一边很郑重的拿在手里拨着,一边跟着唱诗班学唱。 学了后就回家哼哼,但是到了后来总是记不住歌词,于是不唱了,改成捧着圣经念叨天父啊啥的;但再后来就变成念叨阿弥陀佛了:吃饭前祷告 感谢圣父,阿门 ,大概是因为都是 阿 字开头,无意中就变成 感谢天父,阿弥陀佛 。 那年月,这活动是很流行的,她们就当作是唱歌跳舞的业余活动似的,呼朋引伴的。她们也搞不清楚那些歌里唱什么,只要唱诗班一表演,她们就很开心。以我不厚道的揣测,这群老太太最初进教堂,多是占了便宜的心理,那蓝塑料封皮的圣经是送的,不用花钱买,她们便觉得占了便宜。于她们看来

,厚厚的一本书不要钱,白拿回家可以炫耀炫耀,我一邻居奶奶就拿了三本,说是要给孙子当草稿。(我们那时候草稿纸都是蓝笔写了,再用红笔的,很节省。一般空白的纸要用三遍:铅笔,蓝笔,红笔。) 这项活动一直持续了年余,许是因为路毕竟太长,而教堂人越来越多,去的晚了便得挤一起站老半天,老太太们毕竟年纪大了,渐渐周末路上便看不到她们前后呼应的身影了。 没有了这业余活动,祖母她老人家的生活就缺了不少色彩,渐渐开始打上了长牌。 邻居有个老太太和她很相宜,但是她们辈分差了一辈,两人或有争论,那老太太说不过我祖母,我祖母又不敢说她太过。 经常两人坐在屋子里对着门,拿着长牌赌博,没有那种麻将搓来拍去的声响,只有老人家略微低哑的声音喊着 二饼 、 三万 。两人的赌品又都不咋地 ,若输了就要给对方脸色,拉长了脸做不愉状,时常翻出旧帐来互相拌嘴。她们又赌的极小,十多年从一分涨到五分就再也没上涨过。我奶奶眼神不好,经常诈糊,邻居老太太眼神也不好广州公交车身广告
,也经常诈糊,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祖母赌博从来只用硬币,一分五分到一角。五角以上在她看来便是大钱,但凡有一天输了五角,那便要心痛个几天。她极喜欢铜色的五角硬币,觉得黄灿灿的比一块的值钱,常收集了用红布包好藏起,又经常觉得不安心,频繁的更换藏的地方:有时摊开置于席下,有时卷起放进老式的马桶箱子里,也有塞到米柜里的时候,于是自己忘记放那了,就疑心我弟偷了她的去买嘴吃,一疑心就上门来骂,然后我爸就一边骂我弟,一边翻着找。 一找到商业承兑汇票贴现
,她就不吭声了,拿过重新藏起,就像啥事都没发生过。我父亲有一日在邻居家帮忙盖房子,祖母又找不到她的宝贝硬币,隔老远都能听见我奶奶在大门口骂。 我父亲就火大,认为极是丢脸,两人都是大嗓门。问她藏过那里。祖母就说她放在那里那里。又问还放过那里。于是就说又放过那里那里。结果在马桶箱子里找着了。邻居们老远听着就跟听相声似的。 其实她最疼我弟,有什么吃的都给他;因我是个女孩儿,她觉得可有可无,从小到大没见过她送我一尺尿布瘦瘦包
,对我弟则完全不一样,什么好吃的都喊他过去。我弟嘴笨,脾气又倔,不会讨人喜欢。等他大点,老见祖母骂我母亲,他就不高兴。祖母便觉得这孩子没有良心,于是疼归疼,没事就找点岔。 她老人家一生跋扈惯了的,认为骂我母亲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有不快,便拿我母亲做筏子,逮着什么骂什么,我和我弟便都不喜她,觉得蛮不讲理。 我十五六的时候,她老人家一时不慎踩着人家屋后的青苔滑倒,小雨淅沥中喊救命,我母亲模糊听见将她背回家,日夜服侍,她在病中跋扈如旧,稍有不适便号哭子孙不孝虐待于她,在她看来这亦是理所当然该骂该哭的事情。我母亲性格柔弱,向来沉默以对,这一沉默就是三十年。 祖母去时七十有八,守寡五十年有余化妆品包装盒内衬
,六十多年在我家乡,声名在外,无人敢欺。我如今想来,幸得她跋扈,否则孤儿寡母,如何站得住脚? 这是一个极得趣的老太太,我很怀念她。:未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