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海南一开发区一把手涉嫌受贿近千万元一审开

2018-11-02 13:00:58

海南一开发区“一把手”涉嫌受贿近千万元一审开庭_新浪

备受关注的海南省澄迈县原县委副书记兼老城经济开发区工作委员会书记卢勇涉嫌受贿一案,经海南省人民检察院分院指控,今天在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据检方指控,卢勇在担任澄迈县委副书记、老城工委书记、老城管委会主任等职务期间,在工业项目用地、土地使用性质变更等涉房地产项目方面,收受20余位房地产老总的贿赂款共计853万元人民币、30万港币、7万美元、1万欧元。

3月23日上午8点,《法制》提前半小时进入法庭时,看见旁听席的座椅上已坐满了被告人的家属,各个表情凝重。“我们全家都来了,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卢勇的哥哥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告诉。

“传被告人到庭!”8点30分,随着法庭传唤,一位看着相当憔悴的瘦高男子在法警的押护下走进法庭。注意到,从光宗耀祖一下子跌到遗臭万年,卢勇面对旁听席上的五十多位亲戚,百感交集的皱了皱眉,随即走到被告席上。

翻看卢勇简历发现,1961年6月出生的他,海南儋州人,中央党校大学学历。1982年8月参加工作,历任海南省儋州市副市长,澄迈县常委、常务副县长,澄迈县委副书记、老城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等职。

据指控, 在担任澄迈县委副书记、老城工委书记、老城管委会主任等职务期间,卢勇在涉房地产等方面,多次收受地产老总等贿赂853万元人民币、30万港币、7万美元、1万欧元,共计近一千万元。

2010年到2011年间,新某公司在老城开发区取得302亩国有土地使2011年相继开发了两期房地产项目。为和卢勇处好关系,2010年上半年到2012年上半年,海南新某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陈某彬先后分三次送给卢勇共80万元。

2011年4月28日,澄迈县政府和海南某光电技术公司和某软件投资发展公司签订协议,约定政府为该公司在老城开发区供地200亩。为推进项目进展,2011年末,该公司董事长郑某松以60万元“购买”卢勇一辆轿车,该轿车是卢勇于2007年仅以25万元购得。

此外,从2012年1月13日到2013年春节前某天,郑某松通过他人,以现金和存入银行卡等方式,先后将150万元送给卢勇。期间,卢勇为该光电技术公司办理了项目用地等事宜。

海南新某洋公司取得在老城开发区工业用地138亩,为了让卢勇帮忙尽快 办理该地块过户和土地变性的相关手续,2010年端午节前,新某洋公司董事长颜某轩让手下给卢勇送去20万元。过后因该土地过户和变性相关手续没有办好,颜某轩又找到卢勇侄子卢某辉帮忙,并许诺事情办成后将给他们叔侄两三百万元好处。随后,卢勇相继参与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等事宜。

为感谢卢勇叔侄帮助,2011年1月某天,颜某轩给卢某辉300万元。卢勇得知后表示让其将钱退回。几天后,卢某辉退回220万元,留用其中80万元用于其猪场扩建。

检方认为, 2012年1月某天,为了尽快整合项目周围土地,颜某轩给卢勇送去100万元。同年3月,卢勇将其中90万元退回给颜某轩,剩余10万元捐给其大哥卢某强任校长的某小学。同年正月初二,颜某轩又给在儋州老家的卢勇送去20万元。

同时,卢勇还收受澄迈金某房地产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某80万元人民币、2万欧元,挂靠海南某建筑公司张某现60万元,澄迈某置业公司法定代表人许某生30万元,欣某公司董事长郭某铸1万欧元、3万元人民币,海南博某房地产公司聂某根14万元等。

被告人:我没有收受郑某松的150万元,而且我以60万转让给郑某松的轿车,是多收了钱,而不是变相受贿。我侄子卢某辉所留下的颜某轩的80万元,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还有,2010年,我当时根本不认识澄迈金某房地产公司的郭某,所以他不可能到我家送来50万元。

注意到,庭审刚开始,当控诉人宣读起诉书完毕,卢勇在讯问被告人阶段即发表一连串的“无罪意见”。在法庭辩论环节,控辩双方就这些问题展开了激烈交锋,成为本次庭审的争议焦点。

“当时,郑某松通过杨某志送给我50万元。而我则主动要求他们办理一个银行卡,以便我把这50万元退还给他们。我也不知道卡里面怎么反而又多出来100万元。”卢勇辩称。

在法庭上,卢勇还称,颜某轩于2011年1月送给自己300万元,当时他已经要求侄子卢某辉将钱全部退回,但谁知卢某辉声称为了扩建猪场留用80万元。这算是卢某辉向颜某轩借的钱,两者是借贷关系,和自己没关系,更不能认为是自己受贿。

“2013年,挂靠在某安装工程公司的钟臣送给我30万元港币”,卢勇表示,然而,在上班天,他就指示秘书将钱全部退回,但秘书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

而控诉人则认为,被告人要求办理银行卡是为了方便受贿,而不是主动退赃。侄子卢某辉留用的80万元是300万元贿款的一部分,是利用卢勇的权力影响力所得,而不是借款。卢勇声称自己曾要求退款,但事实上退款被没有完成,这不影响对受贿的认定。

在一天的庭审中了解到,卢勇还对捐给老家学校的10万元、海南新某房地产公司副总陈某彬送的30万元、张某现送的30万元等多项指控提出异议,认为都是家人或秘书在收钱或不按时退赃,和自己没关系,不能认定为受贿。

然而,卢勇还表示,作为老城经济开发区工作委员会“一把手”,自己实际上也并没有多少权力。因为,根据规定,对于所有项目的开发,开发区只负责做“前期”,其他的审批、建设、验收等程序都要在县里完成,开发区的权限不大。同时,开发区工作有着成熟的运行制度与流程,自己很多时候只是例行公事,并没有多少机会以权谋私。

有专家认为,开发区作为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的“特区”,与其他区域相比,优惠政策多、工程项目多、资金多、开发的土地多、自由裁量权大,在这种情况下,“发展高地”极易成为“腐败洼地”。其中,开发区涉房地产腐败问题更是官员腐败重灾区亟待关注。

挖坑机
雾炮车
荣誉资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