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财经4让地方官害怕的专家

2018-06-07 11:32:30

让地方官害怕的专家

导读

与森林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北京林业大学教授罗菊春,居然变成了“不受大兴安岭欢迎”的人。  1987年,大兴安

与森林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北京林业大学教授罗菊春,居然变成了“不受大兴安岭欢迎”的人。  1987年,大兴安岭森林大火后,他作为森林恢复调查规划组组长带队进驻漠河林区。在那里,他发现几桩在植株造林过程中的“怪事”。“怪事”之一是,为了完成任务,竟种植死苗。

阻止无效后,在第二年的一次会议上,当着时任国家林业部部长高德占的面,罗菊春痛批当时的大兴安岭主管官员,并直言:“这么干是犯罪!”不久,这次进谏便让他尝到了苦头—几位官员堵住他的门,称他太不留情面,并宣布他“不是大兴安岭欢迎的人”。  时光荏苒,如今坐在办公室里回忆起这桩往事,罗菊春无奈地笑称自己“捅了篓子”,“后来都没法去大兴安岭了”。  不过,罗菊春并未因此“汲取教训”。他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反击:“你们不欢迎我,国家欢迎我,大兴安岭的人民欢迎我。”  事实上,在基层翻山越岭,更多地了解并反映造林实际情况,依然是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不辍的工作。除了北京林业大学森林生态学与森林经营学教授的身份之外,罗菊春还是国家林业局自然保护区研究中心的特聘专家,也曾负责国家多项重大工程的环境评估工作。  回顾罗菊春的学术经历:1956年踏入北京林学院的大门,先后师从王林 、王战、刘慎愕、侯学煜几位中国林业界翘楚。在书本知识匮乏的年代,他沉浸于在实践中学习,逐步成长为生态学、森林培育学科学术带头人。  1982年,罗菊春原本打算出国读博,但北京林学院把他留下了,并请他挂职处长。当时,他还是一名讲师,“坚决不干”。后来,经过学校领导的劝说,他决定“干两年再说”。  当处长的这两年,不如科研来得让罗菊春舒坦。一次发奖金,他遵循着“多劳多得”的原则,没有搞平均主义。结果,“一下子炸开了锅”。一些奖金发得少的人甚至去家里找他要说法。  “弄得我饭都吃不下,气死我了。”罗菊春说,自己个性耿直,“所以我连处长都当不了,更别说再当更高级别的官了。我就爱干科研,不爱当官,不会当官。”  这一说法,也从罗菊春的学生杜老师那里得到了印证—“就愿意踏踏实实奉献教学。这一点,在现在可不常见。”她说,偶尔有学生来拜访罗菊春,“司长、副司长级别的,就这么搂着他,像对待老父亲一样”。  在学生面前,罗菊春和蔼可亲,但一旦以专家身份去基层调研,他那股“拉不拢”的严厉劲儿又上来了。  早年“大兴安岭事件”之后,曾有友人赶来劝他“你这个脾气啊,不改,很难在下面工作”。  但罗菊春至今也改不了自己的脾气。  前几年,在山东某市调研造林情况,当地林业部门官员和罗菊春等人一早就出了门,“露水还没干”。到了山脚下,看到路边的造林“很漂亮”,但罗菊春执意要上山考察。有人以“怕弄湿裤子、太辛苦”为由,试图劝阻他。但罗菊春并不领情:“我这个年纪了,要看得全面一点。”  实在拗不过他,众人只好让罗菊春上山察看。  “等我上山一看,根本没有栽苗。”罗菊春神情黯然,“我心里很难过,这样骗国家。”  在基层调研发现的问题,罗菊春会时间去国家林业局有关部门汇报,询问应当如何解决问题。“我是专家。专家发现问题,怎么能不汇报问题、解决问题呢?”在他看来,这实在理所当然。  也正因如此,罗菊春成为了让一些地方官员“害怕”的专家。调研时,曾有下令毁林官员当面求饶:“罗教授

财经4让地方官害怕的专家

,你在这里怎么骂我都可以,但请你不要汇报给领导。”  “谁给你了这个权力啊?你起码是失职、渎职、违法!”罗菊春毫不客气。终,应该汇报的问题也还是汇报上去了。  “总有一些人会想尽办法拉拢你。坚持自我不容易。”这位年近八旬的学者,聊至此,云淡风轻,却又字字笃定。

多功能数显里氏硬度计厂
氢气管式炉
1200℃超值开启式管式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