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神 第三十四章 凌梦儿的未婚夫

2020-01-16 13:51:11 来源: 西宁信息港

丹神 第三十四章 凌梦儿的未婚夫

就在这时,一名下人匆匆跑来,恭声道:“大人,底下有人闹事,雯雯姐好生相劝,但那人就是不听,还打了雯雯姐一个耳光。”

中年男人眉头一皱,沉声问道:“是谁这么大胆?敢来我天下第二器石楼闹事?又是何原因?”

下人答道:“听人称他为余公子,似乎想到三楼上来,雯雯姐説要通报,那余公子就不乐意了,説他到哪里都不需要通报,到了这里怎么就要通报了,这是看不起他,雯雯姐跟他解释,他就打了雯雯姐一巴掌,破口大骂起来。”

中年男人问道:“一楼护卫呢?”

下人应道:“那余公子身后跟了两个人,很强!护卫也拦不住!”

“下去看看!”

中年男人被陈方这么一闹,心情本就不佳,此时又偏偏有人来闹事,而且似乎也是哪家的纨绔子弟,这般公然打脸,无论对方是谁,都是不能就此算了的,否则这生意还怎么做下去!

陈方好奇之下,也跟了下去。

余浪一脸轻蔑,指着雯雯骂道:“你一个**也敢挡我的路,知道我是谁吗?”

雯雯捂着一边脸,伤心地抽泣着,道:“我、我不知道,呜呜呜……”

“这位公子,可否告诉我,你是谁?”中年男人从楼道走下,便见到这一幕,也是怒气上涌,沉声怪气道。

余浪指了指自己的胸膛,傲然道:“我,余浪!”

余浪?

陈方一脸古怪,一听到这个名字,不禁想起余江,这余浪莫非跟余江有什么关系不成?

忽然他一眼瞥见余浪的手,正紧紧抓着一只纤纤玉手,顺着那玉手向上望去,凌梦儿正低垂着脑袋,紧咬着丹唇,似乎有些委屈,但却出奇的没有反抗。

陈方眉头微皱,大步上前,沉声问道:“余浪是谁?”

中年男人微微一怔,心想莫非他们有仇?他第一时间就往这方面想,毕竟那余浪是来他的底盘闹事,跟陈方也没什么关系,而陈方突然上前,一副找事的模样,除了这个解释,他想不到其他比较合理的理由。

一听这话,余浪觉得自己的面子没地方搁了,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陈方,羞怒叫道:“你知道余江么?!”

余江!

围观一些不认识余浪的人,听到这个名字,都是面色大变。

“余江!那可是天武学院的两大天才之一,皇卫军余统领的独儿子啊!皇卫军是什么?那是在皇城可以一手遮天的存在!”

“这余浪跟余江是什么关系?听这个名字,江、浪,都跟水有关,莫非他们是亲兄弟?”

“不不,余统领只有一个儿子,这是人所共知的,亲兄弟是绝对不可能的,xiǎo三xiǎo四的兄弟倒是有可能!”

“如此有理,我红叶国最忌讳男人三妻四妾,以余统领的身份,自然不可能把xiǎo三xiǎo四放在明面上,我们自然不知。这下好了,被他这么个傻儿子一闹,估计要不了几日,就会闹得满城尽知了。”

“嘿嘿,有这么一条,皇城真是越来越热闹了,赶明日我就做成报条,定能大赚一笔!”

“哇,你真是狠啊,连自己的命都不要,我服了!”

“……,话説这xiǎo子也是倒霉,惹上余统领的儿子,即便是xiǎo三xiǎo四所生,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啊!”

果然,真是跟余江有关系。

陈方如实应道:“余江我知道。”

余浪一听,鼻子哼哼了几声,傲然道:“既然知道余江,那还不赶紧给我滚蛋!xiǎo爷我要带着媳妇儿挑高档元器去!”

媳妇儿?

陈方瞥了凌梦儿一眼,心中猜了个大概,轻笑道:“我认识余江,但我不认识你。你要我让路,也得告诉我你跟余江是什么关系吧?”

余浪看了他一眼,大声道:“我跟余江是兄弟!”

他这话説的很大声,似乎害怕别人不知道他跟余江是兄弟。

周围的人围观不围观的都听到了,一时间哗然一片,那些不围观的人也都围了过来,都想看看这个余江的兄弟长得什么样。

“听到没有?我説的没错吧?真是余江的兄弟啊!”

“哇哇哇,真是大,头条啊!这余江的兄弟,果然是余江的兄弟,够叼,够牛逼!”

“哼!这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亏我还一直崇敬迷恋余统领,为他保留了四十多年的处子之身,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真是太让老娘失望了!从今以后,老娘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这位姐姐,你还是太天真了啊。人道是: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男人那张臭嘴!那余统领説他只有一个正房,你就信了?説他只有一个儿子,你就信了?我都有些同情你了,四十多年的贞操守候,天见尤怜!”

“呜呜呜……,他怎么能这样啊,这些年我容易吗我,还是你好,知道同情我。”

“是的,我这个人,最痛恨长着一张臭嘴的男人。你别哭了,你家在哪里,我带你回家去,乖啊。”

“呜呜……谢谢你,你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了!”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周围的人望着那搂着中年女人的腰走远的年轻人,都是一阵鄙夷。

这时陈方微微一笑,故意道:“你是余江的兄弟,不知是xiǎo三还是xiǎo四?”

余浪哼道:“我是xiǎo三!”

“哈哈!”

所有人哄堂大笑。

雯雯也是破涕为笑。

就连那低垂着脑袋的凌梦儿,也是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余浪只觉得被戏耍了,但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此时又听见身边的未婚妻也跟着笑了,一时怒火上涌,斥骂道:“凌梦儿,你笑什么!”

説着,他抬起手就欲一巴掌抽上去,却发现自己抬起的手动弹不得,手腕处还疼得厉害,似乎骨头都欲裂开了。

“大胆!”

“找死!”

他身后的两名随从反应过来,怒喝一声就冲了上来。

陈方冷冷瞥向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眉头微皱,但还是单手一挥,他身后两名大汉冲了上去,一人对上一个,没有动手,却也直接拦住他们的来势。

余浪冷汗哗哗直冒,怒吼道:“你们两个废物干什么吃的,还不快来拿下这xiǎo子!”

那两名随从闻言互对一眼,冲了上去,与天下第二器石楼的两人打斗到一起。

中年男人冷哼道:“带着两名炼体七重的废物,也敢来我天下第二器石楼撒野!”

天下第二器石楼的两人修为也是炼体七重,但显然要能打得多,不一会就将余浪带来的两人打得连连败退,堪堪防守。

陈方望着面色难看,疼得龇牙咧嘴的余浪,轻笑道:“余公子,还是请回吧,这天下第二器石楼,不是你能来撒野的地方。”

中年男人闻言,眉头一皱,这不是故意在转移仇恨么?但马上也就释然了,他天下第二器石楼,即便是皇卫军,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来撒野!更何况还是这么个兔崽子!

余浪怒叫道:“天下第二器石楼,还有你xiǎo子,我记住了!你们给我等着!”

陈方微微一笑,五指轻轻一松,余浪慌忙抽了回去,捂着一片紫青的手腕,吼道:“我们走!”

忽然他身子一顿,看向凌梦儿,冷冷道:“凌梦儿,你不走?”

凌梦儿diǎndiǎn头,低垂着脑袋就欲跟上去,陈方伸手一拉,笑道:“梦儿学姐,聊聊再回去。”

凌梦儿俏脸一红,竟鬼使神差地diǎn了diǎn头,随后反应过来,又慌忙地摇了摇头。

余浪见此一幕,怒道:“好好,凌梦儿,你就不要回去了,通知你爹娘,等着承受我余家的怒火吧!”

话罢,他就带着两名鼻青脸肿,走路一瘸一拐的随从回去了。

凌梦儿慌了,欲跟上去,却被陈方拉住手。

陈方轻笑道:“梦儿学姐,陪我上去三楼,挑挑元器。”

凌梦儿看向街道,已经不见余浪的人影,俏脸上露出担忧和无奈之色。

她看了看陈方,似乎想通了什么,立刻又换上那副神经大条的样子,挽过陈方的胳膊,嘻嘻笑道:“xiǎo弟弟,走,姐姐陪你上去。”

陈方笑着diǎndiǎn头,看向中年男人,玩味道:“不欢迎我吗?”

凌梦儿,中年男人知道一些,是天武学院的学生,此时听到陈方称呼她学姐,他便明白,陈方是天武学院的学生,再加上他一直都是那副云淡风轻,而且在余浪两名随从要动手之时,那瞥向自己的眼神,透着冷意。

这些,无一不是透露着眼前这个少年人的心机和智慧,还有,不凡的身份!

没有身份,便没有后台。没有后台,哪个人能做到这样?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年少的人?

但刚才陈方那一眼扫过十把剑的动作,却是让他矛盾起来,这样有智慧的一个人,会做出这样轻浮的事吗?若这一切都是他在装模作样,那这演技也未免太厉害了。

思前想后,中年男人也得不出个所以然,只得沉着脸闷声道:“阁下,我们确实有更好的元器,品质极高,但若是让我发现你在玩笑,那不管你的后台有多硬,我们都会将你留下!”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最新章节也可以在上看啦!diǎn击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会员等您来领!

安阳县总医院
上海第十人民医院
成都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河源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唐山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