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学院游泳馆117岁小伙因未戴泳帽和老

2019-12-05 06:05:37 来源: 西宁信息港

工程学院游泳馆一17岁小伙因未戴泳帽和老板起争执

全身多处被抓伤,还被逼写保证书 小魏今年17岁,一个月之前从老家河南开封来宁波和爸妈团聚。7月5日那天,本想开开心心去游泳的他却因为没戴泳帽,和游泳馆老板发生争执。进而产生肢体冲突,导致小魏身上有多处软组织损伤。昨天,在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说起那天产生的1幕,小魏仍心有余悸。 □ 王莎 摄影 贾东流 事件回放 没戴泳帽欲下水 小魏和游泳馆老板起争执 5日下午4点,见到正在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做检查的小魏,旁边陪同的还有他的父母。原来,下午3点左右,小魏和表弟来到宁波工程学院东校区游泳,买了一张20元的门票后,小魏开开心心地进了男浴室,准备开始这个暑假的游。 换好衣服,我就准备下水游泳了。 小魏摘下眼镜说, 我脚刚碰到水,就远远听到一个救生员对我说,没有戴泳帽不能下水。 小魏听到后,又把脚收了回去。 我站起来和那个救生员说,我都掏了门票钱,不能因为没戴泳帽就不让我游泳。我之前去别的游泳馆游泳,也没有这个规定啊。 就这样,小魏准备第二次下水,另外一个救生员也过来制止。 随后,他就冲过来,抓着我左胳膊一下就把我拉了起来。 说到这里,小魏用右手摸了摸左胳膊被拉扯的地方, 我站起来以后和他争执了几句,他就开始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说我 甚么玩意 。一听这话,我也火了,我就把他指我的手给打开了。 小魏嘴里的他,是游泳馆的老板。 好像我这个动作把他给惹恼了,他就要举起手打我,我往后一退,他没打着。而我不当心把溢水槽盖板给踩坏了,他就让我去办公室和他说说清楚。 全身多处被抓伤 还被逼写下保证书 随后,游泳馆的工作人员就把小魏拉进了办公室。进去没多久,小魏和老板就产生了肢体冲突。 我开始还反抗,后来听到一句话,我就不敢再用力挣扎了。 小魏回忆称,当时老板恶狠狠地威逼他 你再动

,我用手把你勒死 。听到这话,小魏畏惧了

, 我在办公室里大概待了十多分钟,他们还逼着我写了一份保证书。 小魏一边红着眼睛说,一边拉起了衣服,看到,在脖子、胳膊、锁骨、后背等地方有红色的抓伤,而小魏的眼眶周围则有紫色的淤青。 保证书什么保证书 他们让我写下自己的名字、身份证号码、号、学校、籍贯。 小魏捂着头痛苦地说, 我不太记得写了甚么,只记得他让我写甚么,我就写什么。好像是保证下次来的时候戴泳帽,不破坏设施。 小魏依照老板的要求写了保证书,老板让他去浴室洗好澡,换好衣服后再去找他。 我换好衣服就跑回家了,没敢再回去,我怕他再打我! 小魏带着哭腔说。 在急诊室采访了接诊医生,他告诉,小魏身上有多处软组织损伤,头上有碰撞的痕迹, 已让家长带着去做CT了,具体病情还要等结果才行。 调查 不少工作人员的确看到小魏被拉进办公室 随后,来到宁波工程学院东校区游泳馆。游泳馆是被承包出去的,进门处贴着一张十分醒目的提示板

,上面提醒来此游泳的人要戴泳帽才可以下水。 我看到那个小伙子被他们拉着进了办公室。 负责游泳馆地面、泳池清洁的仇师傅告诉, 拉扯进程中,小伙子挣扎过,还用脚踢了教练一下。 可是随着办公室门关上,仇师傅也不知道里面产生了什么, 应该是动手了,但不严重。具体多长时间,我也不记得了。 站在一旁的一名救生员也告诉,由于很多市民的围观才引起了几个救生员的注意, 我之前不知道发生了甚么,只看见一个小伙子被带进了办公室

。门1关上,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本想通过安装在泳池上方的4个摄像头看看事情发生的经过,但仇师傅告知,监控室是锁着的。当表示,想采访打小魏的三个人时,仇师傅说他们已经被民警带去做笔录。 在游泳馆当教练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基本不会把没戴泳帽的人赶出游泳馆,一般都是建议买好泳帽再进馆游泳。在游泳馆门口就发现了卖泳帽的商铺,泳帽价格分别是5元、20元和30元。 老板称当时喝了点酒没控制住动了手 小魏的爸爸今年46岁,来宁波已经有十年的时间。 我中午还在休息,就听见我小儿子哭着跑进来。 还在睡梦中的魏先生马上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客厅一看,儿子脖子上被人抓得红红的,眼眶周围也已经紫了,锁骨处还有血。魏先生带着儿子和家人就驱车前往游泳馆,准备和动手的人理论。 我们在去的路上报了警,警察来了后让我先带儿子去医院检查。 魏先生回想说

。 昨天,来到甬江派出所,游泳馆涉事的老板聂某正在接受民警的询问。聂某表示,事发当天由于喝了一些酒,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确切对小魏动了手。 5日下午的时候,我去泳池检查工作,听到救生员告诉那个男孩没戴泳帽不能下水游泳。 聂某回忆说, 当时那男孩子说话挺冲的,说自己掏了钱就要下水游泳。 聂某看小魏下水态度很坚定,他就告诉工作人员把小魏的门票钱退给他, 男孩站在泳池边上就不走,嘴里骂骂咧咧的,我就有点火了,用手把他拨了一下。 双方因此就有了语言上的冲突,他考虑到当时游泳馆里的人比较多,就让小魏到办公室里和他说。 一开始他不肯去,我就拉了他一下。 聂某红了脸说, 到办公室,男孩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我就一下没控制好自己,我们就扭打在一起了。 聂某告诉,事后他让小魏写了一个情况说明。当他知道小魏是高三的学生后,就让小魏洗好澡穿好衣服后,准备带着小魏找他父母, 没想到他就走了,但后来他家长过来也把我的东西砸坏了,还打了我两个工作人员。 办案民警表示,从初步的询问笔录情况来看,双方均动过手,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

江西省武警总队医院预约挂号
柳州治疗阳痿费用
长沙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王强
长春治疗银屑病到哪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