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岁月第二十七章冰冻祭祀

2020-01-21 14:16:23 来源: 西宁信息港

无神岁月 第二十七章:冰冻祭祀

怀着震惊比的心情,叶亦寒和小奇缓步走下了高大的祭台,看着这些已经被冻成冰雕的远古先民,叶亦寒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愫,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从这些人的死状来看,死亡事件是突然降临的。

看着周围这些神态依旧虔诚的面孔,叶亦寒心中疑虑万千,东方的原始先民,为何会出现在西方?是什么原因,让这场浩大的祭祀活动在一刹那之间被彻底冰冻?是天灾?还是**?

大雪依然在下着,似乎永不停歇一般,但是地面上的积雪似乎总是那么厚,不再消长,颇为诡异,叶亦寒来到祭台前面,只见一个原始巫师披头散发,双目圆睁,双手向天似乎在祈祷着什么,但是也永远的定格在了这冰天雪地之中。

“好奇怪啊……”小奇喃喃说着,继而说道:“寒老大,这些人从原始被冰封到现在,少说也有万年的历史了吧……”

“不,比万年还要早。”叶亦寒打断了小奇的话,继而说道:“距东大陆已经万年的历史了,东大陆消失的时候,东方早已达到了文明阶段,而你看看这些先民,还停留在原始社会的时期,所以起码也有将近两万年的历史了。”

说话间又是一阵寒风卷来,叶亦寒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而寒风卷起了叶亦寒身边的雪堆,一面石碑隐隐现出,叶亦寒愕然一愣,继而上前拂开石碑上的积雪,一串古文字顿时出现在了叶亦寒面前,叶亦寒从小的时候其师父就曾经教授过有关古文字的知识,所以叶亦寒自然识得。

只不过这面石碑有些地方破损了,只不过主体叶亦寒还是读了出来:“……风卷残云,你我同在,冲破九宇,凝练洪荒,您,注定领导我们踏上重生之路。”读到这里,叶亦寒和小奇面面相觑,一头的雾水。

就这样,叶亦寒和小奇在雪山中待了数个时辰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终选择了离开雪山,毕竟这里的温度令叶亦寒法忍受。

沿着蜿蜒小路,叶亦寒和小奇走出了雪山,周围的气温也在逐渐回升,阳光也渐渐露出了云层,转头看向了高耸入云的雪山,依然阴云密布大雪纷飞,似乎那雪穷尽一般,叶亦寒摇了摇头,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摇头,或许是为了那山谷中那些辜的先民吧。

“老大,看这里。”就在这时,小奇的声音却忽然传来,叶亦寒扭头看去,只见小奇从一片雪堆中拉出一具尸体,由于这里的温度没有雪山那般恶劣,虽然都是冰天雪地,但是这具尸体也没有被冻成冰雕。

这是一句西方人的尸体,棕色长发,满面的胡渣,鹰鼻大嘴,看起来很凶悍,只不过这具尸体此刻的表情却是很狰狞,似乎在临死的一刻遇见了什么令自己惊恐的东西,尸体的右手还紧握着一把巨斧,叶亦寒拿起巨斧,只听到“咔嚓”一声脆响,尸体粗壮的胳膊应声而断。

叶亦寒也没有理会,毕竟被冻的僵硬的尸体都是这样,变得很脆弱,由于长年被埋在大雪之中,所以叶亦寒并法推测出这些尸体的死亡年月,只不过从其身上的皮甲和兽皮内衣,以及挎在腰间的屠刀来看,这些人不是先民,应该属于后来进山的人物。

“哇!老大,好多!好多!”小奇再一次大叫出来,叶亦寒连忙走了过去,只见小奇此刻在小路的下方扫开了一大片鲜血,蜿蜒的小路上几乎摆满了死尸,有许多甚至没有了皮肤,看来很是恐怖,大概目测一下,这里起码有数百具尸体,都是西方人的尸体,看来这些人是一起进入山中的,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令这些人部死去。

叶亦寒走进了尸堆,这些尸体大多都是面色惊恐,正走着,叶亦寒蹲下身去,仔细看着面前的尸体,在这具尸体的胸部,叶亦寒发现了三道巨大的抓痕,似乎是被一个猛兽袭击了似的,沿着抓痕,叶亦寒掀开了死者胸前的衣服,原本心脏的地方,此刻已经变得空荡荡的,这个人生前竟然被人挖了心脏,或许不是人挖的。

后叶亦寒还发现,不止是这一人被挖了心脏,许多人都被挖了心脏,还有许多人的大脑不翼而飞,头颅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还有些人已经成为了残尸,很难想象这些人曾经遇到了什么东西,但是从目前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善物。

想到这里,叶亦寒也不敢有丝毫的停留,连忙呼唤小奇,一人一尸速向雪山外走去,叶亦寒可不想步这些人的后尘,有那一瞬间,叶亦寒似乎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喘息声,顿时吓得神魂颤抖,脚下的速度也了许多。

逐渐接近山下,阳光也逐渐照射而来,小奇钻进了青铜棺,叶亦寒背负起青铜棺,身轻如燕,纵身向山下跃去,宛若一道黑影,速消失了身影。

“呼……终于出来了……”片刻之后,叶亦寒站在了一块巨石旁边,扭头看了看苍茫的雪山,心中暗自庆幸,在下山的途中,叶亦寒好几次都听到了沉闷的喘息声,似乎有一个强大的存在在在注视着自己,令自己胆寒,不过还好,那个存在并未冲自己动手,否则自己早已殒命当场了。

喘了两口气,叶亦寒站直了身躯,看着雪山,喃喃自语道:“这座雪山中……究竟有什么东西呢?”虽然死里逃生,但是叶亦寒却对雪山中的那个强大存在颇感兴趣。

“寒老大,别废话了,走了,小心那个存在再把咱俩拉进去。”小奇的声音从青铜棺内传出。

叶亦寒想想也是,要是再被拉进去,自己铁定哭死,转身离去,沿着这条崎岖不平的山路,叶亦寒离开了这片山脉,刚刚走出雪山的范围,叶亦寒便来到了一处荒野之上,其实也不算荒野,在不远处便有许多居所,用巨石和木桩搭建的聚居地。

叶亦寒停下了脚步,环视了一下四方,依然是布满了积雪,尽管只有半尺多厚,但是放眼望去也是白茫茫的一片,显得很是单调,也只有不远处的那片建筑显出了一丝不同的颜色。

转身看去,就是那座高可耸天的茫茫雪山,只有一条小路直通那聚居地,叶亦寒再次跨步走向了那聚居地。

而在一面用粗壮木桩搭建起来的城楼中,一个身材矮小但是显得很壮实的光头西方男子看着那条直通雪山的小路,忽然眯起了双眼,凝视了片刻,眼中显出了一丝惊恐,喃喃自语道:“我的天啊……那个鬼地方怎么会走出人来……”说着男子忽然扭头大喊道:“帕克!帕克!有人从葬神雪山出来了!”

“什么什么?”一个金发大汉登上了瞭望台,后面还跟着数名西方大汉,名叫帕克的男子手搭凉棚看了过去,顿时也叫道:“真神保佑,真的有人从葬身雪山出来的,见鬼,见鬼,去通报路瑞克!!”

“哦哦!是!”一个男子速跑下了瞭望台,片刻之后,棕色长发的路瑞克便登上了瞭望台,很明显,路瑞克是这个族群的首领,看见了正在接近自己族群的叶亦寒,路瑞克连忙挥了挥手,其他人立刻搭建拉弓,对准了叶亦寒。

而叶亦寒此刻据路瑞克的族群不过百米之距,忽然看到那高墙之上露出了许多弓箭,顿时警惕的停下了脚步,他现在对这一片地方人生地不熟,可不想刚出来就和当地人结仇,于是连忙冲瞭望台的路瑞克挥手致意,表示自己毫恶意。

路瑞克此刻拿起巨剑,扭头对几个人说道:“你们跟我来,其他人继续警戒。”说着便带着几人出了族群,走向了叶亦寒。

看着对方走来,叶亦寒也微微松了口气,毕竟这样就有了交流的机会,路瑞克等人走到距叶亦寒十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双方就这么看着,谁都没有开口,过了片刻,还是路瑞克看了看远方的雪山,继而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从葬神雪山中出来?”

叶亦寒明显感到了对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敌意,看来这和自己是东方人脱不开联系,听着路瑞克的话,叶亦寒回答道:“我叫叶亦寒,呃……是从东方来的……”

“我问你为什么会到葬神雪山?出于什么目的!”路瑞克的语气忽然变得犀利,手中的巨剑也斜指向了叶亦寒,其他人看向叶亦寒的目光也变的加的森然,似乎叶亦寒只要有一丝异动,便将叶亦寒当场格杀。

皱了皱眉,叶亦寒暗中感应了一下这些人体内的力量波动,不由微微松了口气,这些人顶多就是三阶的西方武者而已,连斗气都没有修炼出来,根本不足为虑,修为高的也就是这个路瑞克,也就八阶修为而已。

看着面前的几人,叶亦寒脑中转的飞,想着对策,目光偷偷扫向了路瑞克几人背后的木墙,上面的弓箭依然在瞄准的自己,但是叶亦寒此刻已经一转之境,完不再惧怕这种程度的攻击,但是为了以后,叶亦寒并不准备和这些人动手。

“我是一个从东方游历到西方的人而已,前往葬神雪山……也并没有什么恶意,就是上去看看,就又下来了。”叶亦寒胡乱的说着。

路瑞克几人面面相觑,终还是问道:“你……你在雪山遇到了什么?”

“遇到了什么?”叶亦寒看起来很是茫然,似乎什么也不知道。

安溪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长春治银屑病医院
黑龙江治疗阳痿费用
吉林牛皮癣医院
张家口什么医院治妇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