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回忆结成连理小说略

2020-10-18 17:26:35 来源: 西宁信息港

我与回忆结成连理小说 《我与回忆结成连理》小说的主角是傅寻戚明语,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是作者亚未的最新力作,由A1阅读网为您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傅寻明白了自己这时穿越了,来到了一个非常陌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银塔,没有博士,也没有痛苦的基因实验,傅寻获得了一个自由的人生,他决定要好好珍惜,认认真真的过完这一生……

>>>《我与回忆结成连理》在线阅读<<<

《我与回忆结成连理》第六章 鬼哥的秘密

唐晓芬请夏飞去夜总会对面的咖啡馆里喝东西,两人对坐,感慨良多,反而不急着聊天。她悄悄打量夏飞,记忆中脸上总带着一丝狠戾的青涩男孩长大了,五官显出英挺来。他个子变高,身材也变壮了,结实的肌肉覆在手臂上。

夏飞吊儿郎当地斜咬着一根吸管,也在细细打量唐晓芬。

“什么时候来番域的?”夏飞问道。

“嗯……有五年了,你呢?”

“我从福利院离开就来了,番域比龙岛发达,钱好赚一点。”夏飞一低头把嘴里的吸管插进了冷饮里,“怎么,这些年过得不好吗?”

唐晓芬搅动咖啡的动作顿了顿,把小铁勺放在瓷碟上,抬头笑了笑:“为什么这么问啊?”

“你现在笑起来没以前好看了,一脸苦相。不想笑就别笑呗,又不是卖笑的。”

唐晓芬愣一下,没有责怪夏飞近乎粗鲁的评价,而是被他习惯性抚摸额角的动作所吸引。那里有一条眉毛长的疤痕,并不狰狞,颜色比皮肤略白一些,看得出时隔已久。夏飞注意到她的视线,放下手扯出一抹无所谓的笑:“你还和那小混蛋在一起?”

小混蛋,当然是指傅寻了。

那还是十一前年的事,傅寻比福利院大部分孩子都小。在以夏飞为首的小团体几次三番找他麻烦后,傅寻趁午休时不知从哪儿翻出根比他小臂还粗的钢管,逮住夏飞的衣服使劲拖下大通铺。睡梦中惊醒的夏飞摔在水泥地上疼得一激灵,傅寻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双手举起钢管狠狠冲他膝盖骨砸下去。伴

随着骨头碎裂的“咔嚓”声,夏飞发出了痛不欲生的低吼。大通铺上其余几个孩子都被惊醒,他们看着傅寻手里握着的钢管沾着血,夏飞蜷缩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腿弯处晕出一瘫深褐色的液体。

而傅寻并不善罢甘休,用力踩住夏飞的胸口,再次毫不犹豫地举起钢管,这次是对准他脑袋砸下去。夏飞只来得及生理性地弹跳一下,就脖子一歪失去了知觉。

窗外初夏的暖阳还在无知无觉地跳耀着,屋里却仿佛凝上一层可怖的寒霜。

“是啊。”唐晓芬看着夏飞,确认般点了点头:“我们……挺好的。”

夏飞撇嘴,似乎对自己问题的答案并不在意。

“你呢?”唐晓芬问他。

夏飞却不讲自己,继续说道:“他就是个人形的怪物,无论什么都能做好,但没有意义。他存在的价值就是毁了其他人的生活,比如我。”他忽然抬眼,扫向唐晓芬的目光变得锐利:“也比如你。”

唐晓芬仿佛被夏飞的视线烫着了,立刻低头端起杯子,慢慢喝一口咖啡,才找回一贯的从容:“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你们从小就不合,而且……他会有这样的性格,也是有原因的。”

知道了傅寻和易航的真实身份后,唐晓芬尽量不去想这件事。她不知道该怎么消化这种科幻小说里才会发生的剧情,隐隐感到暗藏可怕的危机,却无法梳理清这后背代表了什么。如果傅寻和易航能从某个平行世界“传送”过来,那这世界的其他人呢?是不是随时可能被取代?甚至……也包括她?

可唐晓芬只是个普通人啊!她过着普通的生活,有着普通的爱憎,就算世界要毁灭了,她也不可能变成电影里的救世主。那为什么她要成为知道这惊天秘密的人呢?她喜欢傅寻这么多年,本以为最大的痛苦是他无法回应自己,现在却发现,她要承受的远比她以为的还要多。

“喂,你怎么了?脸色发白心神不宁的,大姨妈来了?”

咖啡店的沙发座有些矮,夏飞的两条长腿支楞八叉地横出来,他坐姿不规矩,看人的眼神也很放肆,就差脸上写着我不是好惹的。

唐晓芬回过神,看着这样的夏飞“噗嗤”一乐,压抑的心情竟莫名放松了些。无论夏飞如今在别人眼里多么煞气十足,在她看来还是记忆里那个在泥地上弹钢琴给她听的玩伴,嘴巴也还是那么毒,因此并不觉得可怕,反而有些亲切。

“笑什么啊?看你穿得人五人六的,还带这么贵的手表,发财了?”

“啊,这个啊。”唐晓芬看了眼自己的梵克雅宝腕表,下意识拉长衣袖遮了遮,“假的,为了充门面,出去谈工作什么的用得着。目前大气污染控制的难点在城乡结合部。北京市汽车研究所教授肖亚平建议”

这块表当然不是假的,易航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的。那人总标榜自己有品位,闲钱也多,送的礼物都颇上档次。不像傅寻,每次都用一个红包打发她,说着惯用台词:我也不知道送什么,要不你自己看着卖点喜欢的?唐晓芬从不跟他计较,傅寻是个连自己都打理不好的人,五十块和五万块的衣服毫无差

别地往身上穿,他的衣食住行都由她来安排。

“你原来可没这么多虚头巴脑的!说说吧,从福利院离开以后,你跟着小混蛋去哪儿了?院长找了你们整整两年,一天一斤的往下瘦,差点没抑郁了。唐晓芬你够狠啊,敢这么坑爹的还真没几个!”

夏飞把嘴里的吸管吐出来,凉凉地看着她。

唐晓芬脸色一白,下意识要辩解,喉咙却像被一团泥沼糊住了,始终没能说出话来,直挺的腰杆也微微垮下去。

宝宝奶粉过敏会自愈
肾性高血压吃什么降压药
心律不齐的症状及危害
肝纤维化全疗程用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