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长上了城楼

2020-05-21 10:59:48 来源: 西宁信息港

黎明时,连长上了城楼,连长问蹲在墙角的兵,你怕不?
兵摇摇头,面色坚决,兵啃了一口白馍,白馍又香又软。兵说,不怕。
连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样的,不怕就对了,打仗嘛,也就那么回事。
这是一座远离了正面战场的小城,小城里有百姓三万,小城里有兵三百,兵们着灰色的军装,一律打着灰白的绑腿,兵们人手一把汉阳造,兵们共有四挺轻机枪。兵们是这座城里的神,他们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们手里握着枪。城里的百姓害怕兵,或者是害怕兵手里的枪。
日本人说来就来了,仿佛是直接从天空降落,从地里长出。膏药旗遮天蔽日,白晃晃的刺刀耀眼而锥心。兵们迅速向战区汇报这一情况,战区一开始不信,可又想没人有胆子谎报军情。战区于是做出了指示,指示很短,指示让连长握着电报的手不住地打抖。
电报写着,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所有的兵都上了城楼。连长说,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兵们也大喊城在人在,城亡人亡。连长说,干他奶奶个熊,谁怕谁。兵们都笑了,兵们也说,干他奶奶个熊,谁怕谁。连长说……
日军突然就发起了进攻,却不见人冲锋。轰隆的炮响直接淹没了连长的呐喊声,一群兵被炸翻在地,一个兵被炸成了两截。连长大喊,准备战斗。兵们尽管一脸惶恐,仍旧拉起了枪栓。
炮声快要停止的时候,日军才发起了冲锋,覆在城楼上的沙袋瞬间千疮百孔,汉阳造夹杂着轻机枪结成了一张稀疏的网向城下的日军覆盖而去。
他仍然缩在墙角,双手遮耳,瑟瑟发抖,他的面前是一只烧焦了的手臂,他只有十八岁,他刚入伍七天半。连长踢了他一脚,连长的视线一直盯在城下,连长的身体随着轻机枪的抖动而转动。连长说,你他娘给老子站起来,连长让他捡起枪,连长骂他怂包软蛋。连长的声音突然诡异的消失了,他猛然抬头,连长倒在了城楼上,连长的嘴巴大张着,一颗子弹直接从他大张着的嘴巴里钻了进去。连长死前,似乎还要骂他。
连长死了,排长开始指挥战斗,排长开了一枪说,顶不住了,快撤下去。
兵们一窝蜂样往城楼下冲去,还是有人没撤出来,被进了城的日军直接堵死在了城楼上。
兵们逃进了巷子,余下的兵还有四十三人,余下的兵垂头丧气,余下的兵却并未放弃抵抗。
日军进了城,穿过同伴的尸体,踏过对手的尸体,他们四处分散,组成一条条的散兵线。他们搜索活人,然后使之变为死人。这是一场屠杀,一场在兵们溃败下的屠杀。日军肆无忌惮,像草原上资深的猎手捕捉着温顺的绵羊。偶尔的枪战,基本都是在响起时便已经宣告结束。
兵们越来越少,日军越来越多。还剩两个兵,一个是班长,一个就是他。班长领着他跑,他跟着班长跑。班长时不时的回头放两枪,他也时不时的回过头放两枪。跑到最后,班长中了一枪,子弹从胸部穿过,血随之而出,他不跑了,他看着班长。他哭,他说不出话来。
班长笑了笑,班长咳出来了一口血,班长的眼神渐渐迷离,班长说,快跑,你不能死,你是这座城市最后的一个兵,你快跑只有你活着,日本人才会怕,才会,怕。
他继续跑,他的耳边全是呼啸的风声,子弹在身旁肆虐而过,击打在前方的土墙上留下深深的疤痕。他终于停了下来,他的前方是一面墙,是死。他解下腰间的水壶,他仰头一灌,却没有水流出,水壶被打了一个对眼穿,在阳光下格外清晰。
他转过身,身后只有两名日军,两人的枪口都指着他,枪口黑漆漆,可他却并不害怕。他骂,来吧,小日本。刺刀在阳光底下闪闪发亮,一个日本兵上前一步,一刀捅了进去,抽出,他倒了下去。另一个日本兵上前,也扎了一刀。他的眼神逐渐涣散,两个日本兵疯狂大笑。突然,他的嘴角也勾出了一抹笑,两个日本兵随即瘫倒在地,两个穿着普通百姓衣服的汉子,一个手拿铁锹,一个手抡铁锤,他们疯狂的击打甩动着手中的武器,直至地上白的红的混为一片才蹲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闭上了眼睛,他想,班长说的不对,这座城市不仅仅只有他们这些兵。

共 152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篇立意深刻,主题沉重!再现当年英雄抗日的场景,悲壮而惨烈。标题与结尾耐人深思,不仅身后有许许多多兵,而是民族的精神与魂魄!欣赏佳作。【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5-08-2 11:40:57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8-2 11:58:18 每次都辛苦至简老师编辑,谢谢,问好。肌肉拉伤快速恢复
中山中医男科医院
老人消肿止痛外用药物
青岛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济源白癜风
广元治疗白斑的医院
长治治疗白斑病费用
遵义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