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反派萝莉14刺杀一

2020-05-21 11:32:37 来源: 西宁信息港

变身反派萝莉 14 刺杀(一)

随着西尔维娅的话语说出口,两姐妹之间的气氛骤然发生了变化,连许纤纤都有些尴尬的退后了一小步。

“这些秘辛我当然清楚。但是,我亲爱的姐姐,你想错了一件事。”

奥菲莉亚看了眼自己的骑士,又将目光落在西尔维娅身上。

“...什么事?”

西尔维娅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反问道。

“那就是,我和父亲他们,不一样。”

七公主殿下的白色瞳孔闪烁着光泽,她的表情诚恳而又认真。

天真...!

西尔维娅还没什么反应,许纤纤在旁边看着,简直是快要笑出了声。

这七公主死亡flag立的飞起,她现在越发肯定对方是死于政治斗争了,就这样堂堂正正的性子,适合当王者,但却不适合当皇帝。

王者可以光明,可以善良,可以一往无前,可以堂堂正正,所以不少历史上的大多数王者,都是一生辉煌,但是结局基本都是兵败身死。

而成就帝位者,基本都是无所不用其极,既有堂堂正正,也有阴谋诡计,光暗两面相结合,行为举止皆是是雷霆手段,他人没有反抗余地。

‘老虎不伤人,但是人有杀虎之心。’

许纤纤看着一脸认真辩解的奥菲莉亚,心中却是直叹气。

就连她这个外人都明白,七公主就算什么都不做,其他皇子公主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而随后两姐妹又辩论了几句,谁也没有说服谁,最后算是不欢而散的结束了话题。

看着四姐气急败坏离开的背影,奥菲莉亚深深叹了口气,将水晶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这才看向旁边的许纤纤,有些无奈地说着:“娜塔莉,你在偷笑什么?”

我明明只是在心里笑,根本没有笑出声啊混蛋!

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啊?!

许纤纤吓了一跳,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严肃的摇了摇头:“殿下,我并没有偷笑。”

“是嘛?”

奥菲莉亚深深的望了小妖精一眼,伸手拍了拍对方的小脑袋,有些不满的说着:“以后不准嘲笑主君,哪怕是在心里想也不行。”

“额...”

许纤纤有些尴尬的低下头,并没有接话。

接话的话,岂不是默认她在心里嘲笑公主了?

......

当晚宴结束,许纤纤出了皇宫,上了一辆专用的马车,准备回家。

七公主殿下还有很多流程没有办下来,比如封地和军队的事情,等正式前往封地后,许纤纤也同样要跟着去。到那时候,回一次自己家,都会变成极为奢侈的事情。

靠在飞马车的座位上,许纤纤的金色头盔缓缓碎裂解除,露出那张精致可爱的粉嫩脸蛋。皇宫中强者如云,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而现在离开了之后,倒是深深舒了口气。

“这种地方,打死也不想来第二次。”

许纤纤掀开窗帘,看了一眼后方的宫殿群落,猩红的瞳孔里闪过几分无奈。

回家要好好洗个澡,然后一觉睡到大天亮。

飞马在半空中行驶了大约十来分钟,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的许纤纤,却是猛地睁开了双眼。

而就在这时,车厢前方亮起几道光亮,她看也没看,就是吐出一口气,瞬间在半空中结晶化,凝聚成几多血红色的蔷薇,将那几点光亮纷纷阻挡在外面。

叮叮叮——

连续几道刺耳的声音响起,然后在法力的对抗下,整个马车厢在半空中炸裂开来,四分五裂的散落了一地。

而许纤纤从半空中落下,站在一处有些荒凉的树丛中,看着面前的黑衣人。

对方站在不远处,全身散发着阴影的气息,扭曲着周围的光线。

“你是谁...”

许纤纤眼神里露出几分疑惑,却是摩挲了一下怀间的魔法剑鞘,那柄沉重的血红巨剑,掉落在她的面前。

这是离开皇宫前,七公主殿下送的礼物,剑鞘中自成空间,可以缩小并容纳这极为庞大的巨剑,让许纤纤不会因此影响日常的生活。

红发妖精的问题刚说出口,那黑衣刺客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随后就是狂风席卷而来。

“杀你者,尤卡拉。”

风声带着破空的尖啸,四周的树木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力,纷纷在狂风下被吹裂折断,一时间飞沙走石,狼藉一片。

红发妖精的长发被吹在脑后,一副被吓傻般的愣在原地,那精致可爱的脸蛋,还带着挥之不去的稚气。

对于还未成年的娜塔莉,尤卡拉并不会有任何留手,作为行走在暗与影之中的刺客,他不会对目标有任何的怜悯之情。

嘭!

尤卡拉手中的匕首刺中了位置,不过却并没有血肉破裂的声音,而像是重重的撞在一堵结实的墙壁上。

狂风在此刻停止。

许纤纤有些凌乱的红色卷发,重新回落在肩头上,她斜举着近两米的血色巨剑,将其身前挡的严严实实。

‘我曾是武道家,虽有着强大的近战能力,但有着最短板的地方,那就是对神秘力量一无所知。’

‘而现在不同了,我是妖精,有着先天的种族优势,可以掌握着元素的奥秘,运转各种强大的魔法。’

任何一个妖精,天生就具备对魔法的亲和力。

不同于人类或者其他生物,他们哪怕离开魔,也依然能够自由的掌握元素的力量。不过真的脱离魔施法,魔法威力会受到严重削弱就是了。

‘所以,我没有短板了。’

红发妖精的猩红瞳孔里,开始渗透出猩红的血液,而她的眉心中央,浮现出一朵血色花瓣的图案。

轰隆——

血色巨剑上面瞬间亮起红光,尤卡拉下意识的想要抽身而退,但是从匕首接触巨剑的地方,却是传来极大的吸引力,让他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怎么会...?”

他可是九环刺客,按理来说,对付这种温室花朵的五环妖精,应该是瞬杀才对,怎么可能被反向束缚住?

不过在此刻,尤卡拉来不及深究太多,他非常果断的切断自己的手腕,任由黑色匕首连带着右手,被吸附在巨剑的剑刃上。

只是他的身影刚潜伏进阴影中,就只觉得全身一震,身周传来莫名巨大的力量,将他从阴影状态中挤压出去。

尤卡拉的身影,重新出现在离许纤纤十几米远的位置,而在他正有所行动的时候。

血色的阴影笼罩了他。

啪——

重庆五洲医院周丽霞
孩子脸色发黄
青海男科医院
南充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肇庆治疗白癫风医院
南宁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阜新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银川白癜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