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二环违建与拆违的博弈违建者付出远超想象

2019-05-15 02:29:27 来源: 西宁信息港

西二环违建与拆违的博弈 违建者付出远超想象的代价

一位村民站在自己被强制拆除的房子旁。巨大的投入终换来的却是难以偿还的债务。

一栋违建房的墙壁上写了个显眼的拆字。虽然政府已经下了自行拆除的通牒,但已经花费巨大的村民却骑虎难下。

桂林生活讯(桂林晚报龚亮勇 见习吴思思)近日,有友在本地论坛发帖描绘西二环路边违法建筑拆除后的景象一栋正在垒建的3层农民自建房,转眼成为一堆废墟。对于政府的强制拆除,多数友叫好并表示支持,但其中也不乏唏嘘惋惜的声音。

而现场调查证实,帖展示的,仅仅是西二环拆违的冰山一角。自从这条城市交通干道修建,道路两旁违建之风也随之愈演愈烈。沿路一些农民与政府部门之间,一场为利益而赌与维护法律尊严的博弈也随之展开。

博弈的终结果显而易见,一栋栋违法建筑从打下基础的那一天起,就因为其违法的特性,注定让存有赌博心态的违建者付出远超他们想象的代价。

利益驱动的违建潮

全长19公里的西二环,是打通临桂新区与城北的交通要道。双向六车道的设计,预示着它作为城市快速路的繁忙前景。与建设进度相伴随的,则是道路两旁原本闭塞的地块的飞速升值。

看着渐渐成形的西二环,定江镇负责农村规划建设的干部秦波告诉,他早有预感异常艰巨的拆违工作就要压在自己和同事们肩上。

西二环灵川段全长7.1公里,途经定江镇莲花、定江和宝路3个村委的11个自然村。这些村子在近年城市化进程中,已经被征收大面积的土地。以往的经验告诉秦波,在这种情况下,村民抢着在路旁违法建房是必然会出现的。

2014年年初的一次日常巡查,印证了秦波的预感西二环旁的一块农田被泥土填平、垫高,工人正往里灌注混凝土,打房基。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农村建房需经镇农村规划建管理站和国土资源管理所向上层层审批,而且只能在政府划定的新农村建设规划范围内建设。全镇60多个村的新农村建设规划范围都在秦波脑子里装着,他当下就能判断出,这是违法建设。

莲花村委甲宅自然村的村民也不记得,到底是谁先起的头。但跟着这股违建风,很快就在村里蔓延开来。房址都紧挨着西二环路,违建的地块都是农田。

从2005年开始,历经世纪探古乐园、西二环路、桂北民俗风情园三个项目的土地征收,甲宅村的耕地越来越少。村民不惜占用所剩无几的耕地去建房,理由很简单借着西二环路地块的升值,用这套房子,或许可以获得更长久的经济来源。

西二环通车后,几栋建成的楼房已经开始收获经济效益。听说一楼当作门面出租,一年坐着收租金就有2万。村民唐次连说,在村里种地,一家人辛苦两三年也赚不了这么多。

2014年5月,唐次连也忍不住诱惑,加入到建房的队伍里。总投入达百万元的这栋3层楼房建得很宽,一楼的门面就划出了7间。

今年50岁的村民谢土香,丈夫身染重疾干不了重活,儿子还没成家,是村里的困难户。家里拿不出余钱的她一咬牙,向银行贷了2万元的款,又向亲戚朋友举债7万元。这些钱,很快就变成钢筋、砖块和水泥,堆在了自家贴着西二环的一块农田上。

村民并非不知道这样建房是违法的,但这就像一场豪赌每平米五六百元的造价,可能换来的是将来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升值,一劳永逸解决自己和子孙的住房和生计。

一度失衡的角力

短短半年时间,西二环的违建已成泛滥之势。

走访村民了解到,甲宅村70多户村民,有半数以上在西二环两旁建了房,建房时间多集中在2014年上半年。一些村民还将路边的农田租给老板,搭建起厂棚。

2014年下半年,我们巡查发现,西二环两边的违法建筑已经多达四五十栋。定江镇分管建设工作的干部吴清表达了他的忧心,虽然总能在时间察觉,但没有执法权的乡镇,拿不出更好的办法。

秦波对此也很困惑。每周,他都会开车在定江镇地界的西二环路巡查,看到有村民下地基就上前好言劝阻,但这种劝导收效甚微。我们问房子是谁建的,主人家明明站在那里,就是不吭声。我们发出的法律法规宣传资料也没人接。

定江镇政府组织的宣传车在西二环来来回回地开着,车顶上的高分贝喇叭循环播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相关条文。时间久了,村民像看热闹一样调侃,看,卖狗皮膏药的又来了。

有一次,十几个村民跟在宣传车屁股后慢慢走了几公里。对于这种示威式的举动,吴清表示无能为力。

但职责所在,只能硬着头皮走法律程序给违法建房户发停建通知书、自行拆除告知书、强制拆除决定书、强制拆除公告。这些书面通告大多没人认领,只能贴在正在建设的房屋墙壁上以示送达。

就在这个程序流程中,一栋栋违建房继续拔地而起。

对于违法,村民有自己的理由。在路边建栋房子,就是为了以后有条出路。村民唐卫平说。此外,以往的见闻和经验让村民们认为,只要造成事实,政府不会动真格强制拆除,多缴纳一点罚款就算完事。

但到了2014年10月,当政府的强制拆除公告真的贴在墙壁上,唐次连终于坐不住了,立即停止了施工。但那时的他仍心有侥幸,政府难道真会动真格?

吴清和秦波心里却都清楚,在中央三令五申坚守18亿亩基本农田红线和县、市两级坚定的拆违决心下,他们并没有与农民妥协的余地。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玻璃钢花盆
宝妈创业
斑消宝效果怎么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