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所想不到的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7:04:27 来源: 西宁信息港

雨夜·门外  这个城市今夏莫名开始多雨,夜夜电闪雷鸣雨声噼里啪啦。那些造势的闪电们,纷纷不留情面肆意闪过天空,整片土地被瞬间照得光亮,接踵而至的雷声如战场激励之鼓,让人心里透露出一丝不安与几分烦躁。  比如此时此刻躺在床上难以入眠的杜军,听着窗外响雷阵阵,望着时不时被闪电晃得刺眼的天花板,雨滴敲打玻璃窗的声音就顺理成章传进他耳中,开始侵入他的思想。  或许每个人在面对雨夜的时候,都会莫名其妙陷入一段想象之中。杜军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开始幻想自己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他也搞不清为什么脑子里会闪现这样一个场景,神经病的自己被关在漆黑狭小的地方,哆哆嗦嗦颤抖着身体,尽量往墙角塞去。  可怜兮兮?杜军对自己脑中的画面嗤之以鼻,抖了抖返潮的薄被,翻个身看着被雨水模糊了的窗户。见鬼的天气!杜军低声咒骂着,话音未落,寒意大肆进攻,他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心头一片氤氲。见鬼?这个世界上会有鬼吗?  如果世界上有鬼,那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夜晚,会不会正有一只鬼站在门外,浑身滴答滴答着水珠呢?杜军揉揉因为雨天更加不听话的卷发,心里不免笑话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迷信了。  事实上,当杜军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的门外的确站着一个人。浑身滴答滴答着水珠,头发也被水打湿几缕几缕垂了下来,遮在脸的前面挡住了样貌。闪电划过天空,门外空地上本该站着人的地方,一大滩水渍。  待雷响雨落时,刚刚那个滴水的怪人又再次出现,他不屑一顾的眼神仿佛穿透眼前那道门,直射正在拉扯被子的杜军。他嘴角慢慢上扬,双手轻轻拨开湿粘头发,一张和杜军一模一样的脸慢慢隐现……    阴天·裙底  空置许久的房屋难免布满灰尘,方岩一边四处打量一边挥舞着双手驱赶看不见的灰尘,孙阳跟在他身后不免讽刺起他的娇气。  “好你个孙阳,兄弟你都嘲笑,看我怎么收拾你!”正说着,方岩顺势举着两只手冲向孙阳,一副不拼个你死我活就对不起自己的模样。  “啊啦!你扯到蜘蛛网啦!好脏呀!别过来!哇啊啊啊啊啊啊——”前一分钟还在讽刺方岩的孙阳不禁拔腿就跑,要知道对于虫子这些,身为一个男人也是会害怕的。  两个大男孩疯闹着离开房间,霎时安静下的屋内,被方岩无意扯乱的蜘蛛网肆意垂着,破碎颓败之象让蜘蛛也无法忍受,一根丝线垂下,那可怜的红蜘蛛默然离开。  “好无聊啊!”搬来已经快一个月了,方岩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荒凉,难怪当初房东在租金方面可以让步那么大,住在这里的不是老人就是没人,简直就是了无生气。  孙阳怀里摊开一本书坐在窗边,可视线却停留在窗外某一点上。方岩见他并不搭理自己,本来就无趣透顶的生活让他产生好奇心,究竟一向好学如古代那些上京赶考书生的孙阳被什么吸引住了?  “咦?咱们这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个美女?”尽管距离有点稍远,玻璃有点模糊,天空有些阴沉,但方岩依然认定视线终点站着一位美人儿。长发随风飘逸,红裙随风摆舞,偶尔调皮的风儿还会去掀掀裙子,于是女孩洁白的大腿依稀可见。  “我觉得她好像是——”终于缓过神的孙阳想转头跟方岩说说心中疑惑,却不知刚刚方岩为了方便看他所看离他的脸较劲。于是,转头的瞬间四片唇瓣相碰,想要说出口的下半句被胃里一阵翻滚阻挡了下来。  一连几天女孩都会出现,尽管衣着发型不停变换,可孙阳一直认为她很有古怪,至于哪里古怪他也说不上个一二三。这日又是阴云遍布风儿阵阵吹,孙阳见外面快要下雨,便起身走到阳台收取晾干的衣裳。  突然那日场景浮现,女孩长发飘飘裙儿荡漾时,除了依稀可见的洁白大腿,还有裙底那密密麻麻的细线错综交杂,就好像是蜘蛛网一般。想到这里,孙阳终于知道她哪里古怪了,每一天她都站在广场望向这边,其他人都没有跟她打过招呼,也没见她跟人说过话,重要的是每次见她,自己都有一种看见虫子那种本能的身体发麻心里害怕感觉。  当孙阳意识到这些,他拼命忍住看向女孩的冲动。可是这人啊,哪是那么容易说不怎样就不怎样的呢?有些时候越是抑制越是难以控制,他的眼睛倒是比念想快了一步,再一次看向女孩。  不知何时方岩站在女孩身边,亲切的和她打着招呼。顿时孙阳脱口大喊:“方岩,快跑!”可方岩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再加上距离稍微有些远,又伴着难以捉摸的风儿,他竟有一时的恍惚,仿佛孙阳正隔着一个世界喊话,只见嘴在动身体在动却听不清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一阵风吹过,红裙飘扬,裙底结着无数个蜘蛛网,大大小小,交叠平行,让人不寒而栗。孙阳头冒冷汗眼见女孩提起裙子走向方岩,那裙底的蜘蛛网瞬间缠绕住方岩,无数小红蜘蛛顺着网线爬上方岩的身体……    春天·破茧  雪花片片飞,落入手中看不见。陈冉冉银铃般的笑容定格在苏沐记忆之中,从此,哪怕全世界的美女倚在他怀中,他都不以为然。或许当一个男人心里住着一个女人时,其他再好再完美的女人都无法挤进去,爱的距离有时候是零。  “别再离开我了!”陈冉冉睡过一冬,醒来时被苏沐紧紧抱住,一个男人炙热的泪水滴进脖间,火烫的感觉让陈冉冉不知所措。  “你是谁?”陈冉冉一脸茫然,不熟悉的房间,陌生的男人,脸上还挂着泪水,却露出受伤的表情。  听完医生的解释,苏沐无力靠在墙上,没想到一场意外夺不走爱人的性命,却残酷剥夺了她的记忆。苏沐不知道如何继续面对,却也不能就此离开他心心念念的爱人,回到病房时,陈冉冉正一脸抱歉看着他。  “对不起,我记不得你了。”歉意话语温柔笑容,明明知道她是真心实意道歉,明明知道失忆她也是被迫无奈,却总有种被之人温柔推开的感觉。  “没关系,等你身体没有那么虚弱了,我带你去看樱花绽放,我曾答应过带你去的。”苏沐看着窗外,外面春暖花开,正是春日里美好的时光。  樱花朵朵,粲然绽放,一刹那天地万物也敌不过它的光彩,炫目、躲人、灿烂、光耀。苏沐站在一脸雀跃的陈冉冉身后,望着她脸上开心的表情,不知不觉心里也有些安慰,毕竟她的笑容一如既往。  “啊!好疼!好痒!”突然陈冉冉抓着头发直扯,略长的指甲不停挠着头发,发丝即使再顽强也经受不了一个女人竭斯底里一般的摧残,转眼便掉落了不少。苏沐拉扯不过陈冉冉,甚至在他想要阻挡她时,竟被陈冉冉狠狠推倒。  只是一个起身的时间,当苏沐站起来的时候,陈冉冉的头发已经掉光了。光秃秃的脑袋伤痕累累,带着斑驳血迹上下起伏,就像是蚯蚓为土地松土那样,有什么东西正从陈冉冉脑袋里冒出来。  苏沐顾不得害怕,因为心爱的女人比自己还要害怕,叫声那么痛苦那么惊慌,他现在的念头就是救她。于是,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本能的抱着陈冉冉,右手自觉地摸向她的头发,却忘记本该长满头发的脑袋现在已经光秃秃。  但他还是摸到了,像头发一样柔顺丝滑,一根根,一条条,像头发那样细的白色肉虫。苏沐开始恐惧,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杀死这些虫子扯烂这些虫子就好了。于是他拼命扯出那些虫子,可是虫子越扯越多,越扯越长,他手忙脚乱时,陈冉冉慢慢停止了呼吸……  “冉冉!冉冉!”醒过来的苏沐不得不面对失去爱人的疼痛,鬼哭狼嚎似的惨叫着。门外一群医生护士飞似的跑来,甚至还有护士在走廊高喊:“李医生,7号床那个妄想症又发病了!” 共 28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那些食物法对治疗前列腺异位有帮助
黑龙江的男科医院
云南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