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酒】解忧(小说)

2019-09-14 08:48:26 来源: 西宁信息港

水云居的酒是梁城一绝,因为它确实能解忧。

色绿香浓的酒液在细白瓷的酒杯里微微波动着,映出闪烁不定的光亮,清幽惑人。
“酒于你,是什么?”柳青重摸着青瓷酒壶修长纤滑的颈问。
“酒……”镜音用手支着头似醉似醒地看着杯里的酒,摇头晃脑道,“是琼浆玉露,是流霞琥珀,是金波冰堂,是曲生绿蚁,是欢伯白堕,是清浊圣贤,是香醇般若。”说罢执起酒杯仰头倾倒,而后放在桌上。
柳青重提着酒壶将杯中添满,问:“还有呢?”
镜音歪头看着他,青衣男子淡泊的神情便映入一双墨眸中,眸中墨色流转,饶是清明,哪有半分醉意。她道:“你以为酒是什么?”
柳青重微微一笑,道:“我酿的不是酒,是心。我的酒要醉的也不是人,是心。用心酿的酒才能解忧。”
镜音嗤笑,将酒杯凑到鼻尖轻嗅,而后一口饮下,道:“你酿的是谁的心?”
柳青重道:“求醉之人的心。”
镜音道:“那岂不就是我的心。”
柳青重道:“你想求醉,自然要用你的心。”
镜音道:“如何酿?”
柳青重从她手中接过酒杯,这次只添了半杯,放到她面前,道:“你看。”
镜音低头看去,只见杯中绿光摇曳,恍惚间映出一幅画面,牵起一段埋藏的记忆……

“云华,为师要出门一趟,或三年五载便回,你要照顾好师妹,知道吗?”白衣的剑客面上满是沧桑,眼里似藏着一生风霜,他在出门前对自己的大弟子嘱咐道。
云华伸手刮了下身旁镜音小巧的鼻子,将个子小小的她护在臂弯里,道:“师父放心。”
镜音推开云华的手,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向剑客问道:“师父你要去哪儿?”
云华护着她的手臂紧了紧,低头轻斥道:“镜音,师父的事不要多问。”
镜音挣开云华的手臂,咬着嘴唇怯怯地看着白衣剑客,小声道:“师父,弟子能不能同您一起去?”
剑客皱眉看着她,终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把才到他腰间的镜音拉到身前,蹲下与她面对面道:“镜音,好好听你师兄的话,知道吗?”
镜音委屈地撅着嘴,不情不愿地点头:“是,师父。”
等剑客离开后,才十岁的镜音立刻换上了一脸不爽,傲慢地仰头对这个大了自己四五岁的师兄道:“这段时间你要是敢欺负我,等师傅回来我就告诉他,让他重重的惩治你!”
云华闻言,轻轻一笑,道:“小师妹说哪里话,我做师兄的怎么会欺负你个小丫头呢。”
“什么小师妹大师妹的,难听死了,不准叫。”镜音皱眉道。
云华失笑道:“那叫什么?”
镜音歪着头想了想道,:“我们以后就叫对方的名字,不过,你不许告诉师父这是我的意思。”
云华看着她宠溺地笑了笑,道:“好,我答应。”
……
“这招不对,手臂抬高,出剑要稳、快,再来一遍。”
“还是不对,眼睛看着你要攻击的目标,步伐随着招式变化。”
“不对,这一招是从左向右,讲究身法流畅,剑势由疾到缓再疾,应敌中若对方紧追不舍可以此招缓其攻势再变化招式应对,讲究的是力度和速度。”
“不对,不要看你的剑,看着你的对手,把招式记在心里,剑随心动。”
“不对……”
“云华!”镜音突然停下,把剑摔在了地上,气呼呼地瞪着白衣少年,道,“你是不是故意整我?”
云华默默地看了她一眼,弯腰把地上的剑捡起来,道:“剑是一个剑客死都不能丢下的,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知道吗?”
镜音哼了一声不说话。
云华叹了口气,道:“好吧,那就休息一会儿吧。”
……
“云华……”镜音用筷子捣着碗里的饭,愁眉不展道,“师傅什么时候回来呀?”
云华夹菜的手一顿,抬眼道:“师傅说需四五年,这才过了两年,你就等不及了?”
镜音道:“当然了,我从没跟师父分开过这么久。”
云华笑了笑,道:“到底是师父带大的,不过他总是这样,你要习惯。”
镜音嗤之以鼻:“看来你是已经习惯了。”
云华道:“你也会习惯的。”
……
“云华,你看我这招如何?”镜音舞了个剑招给他看,一脸得意。
云华坐在覆雪的院中,边煮着今春酿下的酒,边看着她,道:“漂亮不实用的招式,就是花架子。”
“你——”镜音气急,一剑刺了过去,“请指教。”
云华身形一偏便闪过了刺向肩头的一剑,而第二剑却又已刺到,他脚下一用力连人带凳子一起向后退开,这第二剑便又刺空了。镜音脚下一点仗剑扑了过去,剑尖连刺数下,却招招落空。
镜音脸色不好看地撤了剑,质疑道,“躲得好快,你怎么做到的?”
云华起身搬着凳子坐回到炉子边,毫不在意地道:“是你出剑太慢。”
“你……”镜音气得手发抖,哼了一声坐在一旁不再理他。
云华眼里含着笑意道:“你这性子,太急躁了,动不动就拿着剑往上冲,这样只会吃亏。”
镜音一脸不服气,瞪了他一眼,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可是师父亲自教的,哪像我呀。”
云华抬眼看了看她,道:“你的意思是我教的不好?”
镜音哼了一声,小声道:“藏没藏私你心里清楚。”
云华正在舀酒,听到此话不由笑了笑,道:“我的确藏了私。”
镜音愣了愣,霍然起身怒斥道:“你这个人真讨厌!”
“等什么时候能接我一招了,就教你。”云华说着将手里的酒递到她面前。
“真的?”镜音心头一喜,脸上几乎都要激动地发亮。
云华点头,正色道:“真的。”
镜音这才喜滋滋地接过那杯酒,笑道:“这样才对嘛。”吹走了热气,抿上一口热酒,她惬意地叹了口气,随口道:“还有一年师父就回来了,到时候一定要让他对我刮目相看。”
云华捏着杯子的手僵了一僵,然后一口饮尽杯里澄碧的酒水,淡淡道:“你这么努力就是为了给他看?”
镜音理所当然地一笑,道:“当然。”
云华把酒杯凑到嘴边浅啜着,没有将这个话题接下去。
镜音突然看着温酒的青铜器具,惊讶道:“哇……这上面的花纹好漂亮啊,像鸟的羽毛一样,不过这东西看起来好老。”
“镂刻的确实是鸟羽,”云华抬眼看了看,淡淡地说,道“这青铜斝,几百年前的时候很盛行,不过现在很少见了。”
“几百年前?该不会很有价值吧?”镜音眼睛一亮,讶异不已地问。
云华随意地回道:“再有价值也要用的时候才能体现它存在的意义。”
镜音似懂非懂地点头,转念一想,皱眉道:“可这个好像是师父的啊,我在他房里见过。”
云华脸色变了变,略显紧张道:“你可别告诉师父,他从来不拿出来用的。”
镜音一听,脸上便透出了笑意,神色奸诈地道:“可以啊,不过……我要你把你会的都交给我,不许藏私。”
闻言,云华先是皱了皱眉,而后叹了口气,道:“好吧。”
镜音高兴地道:“可不许反悔哦!”
“嗯……”云华无奈地应道。
镜音偷笑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酒渍,把空了的酒杯递到云华面前道,“这酒还真不赖,挺好喝的。再来一杯。”
云华接过给她舀满,却没有递给她,疑惑道:“你何时成了个小酒鬼?”
镜音用力控握住他的手,夺过酒,白了他一眼,道:“明知故问。”
云华抚了抚手上被她握出白印,笑道:“感情是我惯的。”
……
白衣的剑客一路风尘仆仆,当他回到那个熟悉的院落时,脸上的疲色瞬间转为愤怒,手里的剑合着鞘一起夹着劲风掷了过去,正在树下过招的两人听到破空声扭头看来,连反应都未做出就被这把剑击中他们交叠的长剑,“铛——”二人的剑差点脱手而去,“嗡嗡”的余音中,剑身不住颤抖,他们持剑之手的虎口都充斥着痛感。
剑客已接住反弹回的剑,快速走到二人面前,怒视二人。
云华脸色微变,带着愧疚开口道:“师父……”
“啪——”剑客一掌箍在云华年轻俊朗的脸上,声音清脆,瞬间那半边脸就肿了起来,一丝鲜红的血溢出嘴角。
镜音吓了一跳,正要去劝,却听剑客道:“云华!你竟敢私自教她剑法!”
镜音又是一愣,脱口道:“师父,你为什么师兄教我剑法?”
剑客一眼都没有看她,对缄口不言的云华喝道:“逆徒!给我去外头跪着去!”
云华默不作声地把剑递给镜音,然后大步走到院外,衣摆一撩跪在了匾额下。
镜音还在不解地问他们的师父:“师父,师兄做错了什么?您为什么要罚他跪呀?您不在的时候他教我剑法,难道不对吗?”
“你给我回房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剑客隐着怒气对她说出这句话后便径自回了房间。
镜音进蹙着眉头,眼睁睁看着剑客回房,又焦躁地看了看跪在院外的云华,无奈地回了自己房里。
……
“师父,”镜音跪在剑客面前,祈求道,“云华已经跪了两天两夜了,您就让他起来吧,这事儿也不怪他,是我非要他教我的。”
剑客负手看着她,眼神复杂,终是摇摇头道:“起来吧,去把他给我叫进来。”
镜音大喜:“是!”忙起身跑了出去。
院门外,云华憔悴的脸上已经看不出昔日的风采,他跪在那儿一动不动,紧闭着已然发白干裂的嘴唇,低垂的眼下一片青色。
“云华,师父准你起来了,快起来吧。”镜音说着去扶他,却见他一头栽倒,昏了过去。
“云华……云华……”镜音一惊连叫了几声,却不见他转醒,只好叫道,“师父——云华昏过去了,您快来啊!”
剑客疾奔出来,弯腰把云华扶起来,对镜音道:“去给他做点儿稀饭。”
“是。”镜音忙应着跑了向厨房,剑客看着她叹了口气,扶着云华进了屋里。
剑客在云华床边守了一天一夜,亲自喂水喂粥,第二天云华清醒后,便与他关起门来说了些话,说了什么镜音被拒之门外是不知道的,但是自那后云华把自己关在屋里又是一天一夜,第三天,他收拾了东西,辞别了剑客。
“云华,”镜音固执地扯着白衣男子一片素净的袖子,呼吸着那上面盈着的淡淡酒香,祈求道,“你别走。”
云华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叹道:“镜音,以后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师父,不要在那么任性了。”
“云华……”
……
镜音正在练剑,剑客从屋里出来看到后脸色骤变,一口喝道:“镜音!”
镜音吓了一跳,忙把剑藏到身后,怯怯道:“师父……”
剑客板着脸走过去,伸手道:“把剑给我。”
镜音脸色犹豫地把剑递了过去,不想,剑客两手捏着薄铁制的剑身,一用力“铮”的一声,长剑断为两截被他扔在地上,冷声道:“以后不许再习武。”
镜音惊讶道:“为什么?”
剑客严厉地看着她,道:“没有什么为什么,以后再让我发现,你就不再是我的徒弟!”
“师父——”镜音扯住他的袖子,道,“为什么你不让我习武?你不教我就算了,还不让云华教,还把他赶走了,徒儿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剑客不答,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屋。
镜音咬着嘴唇气得说不出话来,捡起地上的断剑又狠狠摔下,对着他的背影喊道:“师父,你变了!你变得不可理喻!”
……
剑客出远门回来,看见院里正在煮酒的镜音后,脸色阴沉地走过去,挥手一拂,那烧得滚烫的青铜斝便翻下了火炉,冒着热气的酒撒了一地。
“啊——”镜音缩着酒水溅出时烫到的手,在嘴边吹着,委屈地叫道,“师父,您干嘛呀!”
剑客皱眉看着她,道:“谁准你动这个东西的!”
“我……”镜音心里发虚,一脸委屈,吞吞吐吐道,“我就是……就是用它煮酒而已……您干嘛发这么大火……”
剑客神色极为不悦地道:“小小年纪,学人家喝什么酒,回房呆着去!”
“我……”镜音泄了气,心不甘情不愿地跺跺脚回了房。
不经意一回头,却见到剑客看着地上的青铜斝不知在想什么,但那紧锁的眉头一看就知心中有事。
……
“镜音,”剑客临出门前叫住送行的镜音,看了她两眼后,道,“算起来,你也有十八岁了,可有中意的人?”
“啊?”镜音愣了愣,脸色发红道,“师父,您说什么呢。”
剑客道:“一个姑娘家,不要整天想着习武喝酒,找个人好好过日子,踏踏实实的,你爹娘也就泉下有知了。”
“爹娘?”镜音惊讶道,“师父认识我爹娘?您不是说……我是您捡来的吗?”
剑客皱着眉,道:“见过罢了。”
镜音急道:“那我爹娘现在在哪儿?”
剑客淡淡道:“死了。”
“怎么死的?”镜音追问道。
剑客顿了顿,道:“你爹是吉江上的渔夫,大雪天出船在江上出了意外,你娘体弱多病自知养你不起,我恰好遇上,她就将你托付与我,上吊死了。”
而后,他拍了拍镜音的肩膀道:“不过,天下父母不都是希望自己儿女一生平安,你也该让他们安心。”
镜音将他的话想来想去,忽然问道:“也就是说我家在吉江?”

共 1 7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纷争中,是是非非很难一下子弄清楚,往往是越理越乱。师徒情,兄妹情,朋友情,在小说中,有着不同的诠释。解忧酒,终也无法解得了小师妹对恩与仇的纠结之忧,而那忘忧酒真的有“奇效”吗?小说构架庞大,故事情节安排得一环紧加一环,把读者的心抓得越来越紧,矛盾冲突也在看似要解决之时,又发生了峰回路转的改变。推荐欣赏。【编辑:三微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 200019】
1 楼 文友: 2015-0 -18 15:50:47 感谢步涯对春秋酒征文的大力支持。这 解忧 二字,用得实在是妙。
如果把故事写完整了,会是一部很大气的长篇!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 -18 16:18:50 请问老师,如果要修文,是不是要找您?
2 楼 文友: 2015-0 -19 22:26:42 如果情节铺垫开来,一定是一部很精彩的江湖小说。一万字,已经包括了恩、怨、情、仇,而且还有几处伏笔未填,赞! 你可以翻开书页,翻开一些陈年旧事,然后我们坐下来喝一杯。但你不可以翻开我的心事,因为我怕醉。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 -20 00:54: 6 谢谢赏阅,确实写得不够精细,至于伏笔,因为有想要写系列的想法,写的时候没有考虑好于是就成了这样,会吸取教训的,祝老师生活美满。
 楼 文友: 2015-04-06 22:54:08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令读者爱不释手。 95分
回复  楼 文友: 2015-04-07 00:18:58 谢谢如此高的评价,祝老师心情愉快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
儿童咽喉肿痛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