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满级无敌开始第23章不过蝼蚁

2020-01-29 17:52:58 来源: 西宁信息港

穿越从满级无敌开始 第23章 不过蝼蚁!

风起云涌,天生异象。

汾水城之上,漫天阴云聚拢,漆黑如墨,翻滚不休。大势铺下之时,疑是洒下万重山岳,惊心动魄。浩瀚的杀气直冲云霄,其中又有流舞电光,万钧雷霆,动荡飓风,亦连虚空都是崩裂破碎,此景几是那天灾末日,让人恐惧到了骨子里,万念俱灰。

绝望笼罩在整个城池之内,心生惶惶。

而后花园内,杨文广即将将军的棋子始终没有落将下去,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老爷……”

吕蒙轻轻叫了一声,然后同样沉默了,他的眼睛死死盯着棋盘,包括他,现在也在期待着什么。

仙派四大高手,联手之下,这城池可否还有活路?

眼前就是万丈深渊!

而在城楼之上,杨成终于站起了身来。

杨梦儿就乖乖地站在他的身旁,包括士兵也是,就连苏梓暮都是。

那个男人就像是一道明光,无数的视线聚焦在他的身上,那是深沉的期待和迫切的希望。

太多的人期待着他的举动,期待着他的回应。

终于,那个男人伸出了手,五指张开,手心向上。

那一个瞬间,无边的威势以其为中心豁然铺散开来,狂风凛冽中,所有人都看到,一股以肉眼可以看到的强大气流滚滚冲天,什么阴云异象纷纷崩裂溃散,什么流光电舞统统被绞成了齑粉。

那之前天灾的一幕,在冲天的威势之下根本就成了小儿的戏耍,不堪一击!

轰——

无边的空间都是被那一掌生生抓碎,四海泛波五岳震荡。大千虚空,神州大地,皆是因为这一幕而被惊动。

至于城外那四人联手的最强杀招,此刻都忽然变得异常可笑,攻势未至身前,直接已是被凶猛的力道波及而回。

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显得如此幼稚可笑。

“本少主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们自己不懂珍惜!”

他的手忽然拍下,犹如拍一只蝼蚁,拍一只苍蝇,当场直接将联手而来的四人从高空直接拍到了地下裂缝之中。

那原本还是漂浮在空中的宝船轰然一声亦是化作了飞灰。

如此景象,再一次震惊了城池之上的所有人。

“少主威武!”

也不知是谁忽然这么喊了一句,哗啦一声,所有守城的兵士全部单膝跪下以戈止地,大声呼喊起来。

“少主威武!”

“少主威武!”

“少主威武!”

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气势,一声比一声威严。

看着这一幕,苏梓暮的手在颤抖,娇躯在颤抖,全身都在颤抖。

她清楚地看到,莫言真人和执法堂的次席连城当场被拍成了一滩肉末,天玄道人和赤木两人相对好一点,不过被拍在地缝之中,也已是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

这男人的实力,恐怖如斯!

她是这般感叹,可她根本不知道,杨成所动用的力量不过万分之一。

做完这一切后,杨成若无其事地又坐回了大椅,而杨梦儿依旧很懂事的为其捏肩捶背。

他的手挥了挥,所有兵士停止了呼喊,全部都站得笔直,此刻的少主就是他们的信仰,在他们眼中,少主就是天神的存在!

“把那个先前辱骂家父的家伙带过来吧,本少主说过,不会让他死得那么痛快的!还有那个叫什么天玄的,也一并带上来!”

“遵命!”

听得命令,立即从城池之上走下去几个兵士,如是拖死狗一般将天玄和赤木带到了城楼之上。

现在的两人,哪里还有一点仙家道骨,看着杨成,如是看到了恐怖的噩梦,看到了绝望的深渊,他们肝胆俱裂,他们瑟瑟发抖。

“如果我没记错,他们称你为赤木?”

杨成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赤木,或许是觉得无聊,他都是有些打哈欠了。

“少主饶命,少主饶命,小的愿意磕一万个响头,请求少主饶恕小的罪过!”

这般说时,赤木的头已是重重的接连不断的磕到了坚硬的地面之上,鲜血横流。

如他这般,修炼到传奇境界,耗费了多少心血花费了多少苦功,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了。今日一旦被处死,那么所有一切的努力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花费了那么大的心血,又有谁会到了这个境界还甘愿去赴死呢!

“真是抱歉啊,已经晚了,”杨成淡淡道:“你辱骂我也就算了,可你偏偏敢对家父不敬,本少主先前不是说过了,绝对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

他的手指微微一勾,在旁的几个兵士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接着已是将其拖到了一旁。

凄厉的惨叫,飞溅的鲜血,无不是在诉说着画面的残忍。

原本天玄知道大势已去,本来还想着骨头硬一把直面死亡,可再是看到赤木的下场后,他的骨头直接都是变软了,他的脸色惨白,因为恐惧汗水瞬间都是打湿了全部衣衫。

他的嘴角抽动,想是祈求饶命,可现在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苏梓暮,本少主重新问你一次,你是打算看着这老道变成烂肉,还是打算让他变成一个普通之人?”

听得此话,苏梓暮忽然一怔,紧接着眼神都是变得复杂起来。

可天玄不一样,他现在突然看到了明光,求生的念头激发了他的潜能,让他的头脑都是变得灵光起来。

“梓暮,梓暮,我可是你的师尊啊,快,快让少主放了师尊!”

他匍匐着在地上爬到了苏梓暮跟前,他祈求着渴望着,希望眼前这个女子能救自己一命。

他不怕死,可看到赤木现在完全都是成了一堆碎肉还没有死绝的样子,他的心神都是乱了。赤木仅存的手指还在动,那微微的颤动直接都是勾乱了天玄的神经,他真得快要崩溃了。

“梓暮,你快替师尊说话啊,求少主,求少主饶了我,饶了我……你还记得吗,虽然你是新晋弟子,但师尊待你还是不薄,你也不想……不想看到师尊变成赤木那样,救我啊……”

被天玄死死抓着脚踝,苏梓暮终于还是抬起了头看向了杨成,深呼了口气道:“求少主……放过他一命,小女子……拜谢。”

见她盈盈施了一礼,杨成点了点头,“也好,本少主既然答应给你面子,虽然可以饶了这厮一命,不过还是废了他的修行好,以后就做个普通人安度晚年好了!”

至于后花园那边,杨文广的神色终于变得平静,父子连心,他有所觉,现在他的手不再颤抖,脸上都是从紧张变得轻松无比,捏着的棋子铿锵一声已是被其砸到了棋盘之上。

“将军——”

东莞市大岭山医院预约挂号
呼和浩特市回民医院预约挂号
青海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南昌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海口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