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因果系统 第一百六十一章 洞天

2020-02-15 18:21:47 来源: 西宁信息港

神级因果系统 第一百六十一章 洞天

关明玉回过神来,收敛起心情向她点头:“楚师妹?”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一笑。

没错,能彼此没叫错,就肯定是对方,一位是鱼龙道双星之一,与白无忧并称的关明玉。一位是仙台大能的唯一弟子,人间道圣女楚微微。

看到她的第一眼,关明玉从来没想过,一位“魔女”能出落的这么贤淑安然却又落落大方。在他前世看过的“五毒”里,魔女要么是杀人盈野,要么是魅惑众生,楚微微的模样却打破了他的这种印象。

毫不做作却又安静素雅的画面刻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他这才微笑着走到她旁边,看向视线里瘦湖重心的亭台,问道:“楚师妹大驾光临,怎么为兄一丝消息都没收到?”

楚微微声音清脆而利落,轻笑一声,打趣的反问:“我可是魔女,哪儿敢光明正大的现身?”

关明玉摇了摇头:“以尊师的地位,想来没有谁会自讨没趣的拦着你。”

楚微微笑着说道:“是啊,我这一年来,东奔西跑招摇过市半个神州浩土,也没人出来阻我拦我。”

她画风突变:“也算满足了我小时候仗势欺人的愿望。”她语气轻佻,但话里掩藏的落寞和决心如大枪之脊,丝毫无法掩盖。

关明玉摇了摇头。楚微微从天下英才法会到现在崭露头角一整年,身份暴露之后,各大宗门世家都有这位的影像,自己也是在留影玉佩里见过。但影像里的她,那时候还带着一丝刚刚出山的萌新气质,现在却是如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一般自然而然,比之影像里更加惊艳。

但她话里掩藏的,大丈夫当如是之心,昂然四溢。

关明玉也曾憧憬过这样的伟力,一人一剑,对抗着六柄仙器和数位真人还有过百宗师构成的阵法。哪怕一直待在界夷山,他的弟子也能无视正魔这三千年形成的默契。

想到这里,关明玉才接话道:“尊师确实是一代人杰,不过各位同道敬畏的,不是尊师强大的力量,而是对修道途中先行者的感谢。”

他接着说道:“楚师妹,修行之人,敬畏的是大道,而不是生死。”

他转过头去,看向旁边的楚微微。却见她原本安静听着的神态突然绽放,等他说完后更是乐不可支,笑声回荡在周围:“关师兄,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不把我师父的力量放在眼里的人。”

“法会之后,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他的徒弟。我出山之后,从界夷山一路往西,在凉州入大利,然后出榆关向东,再从沧州南下。这一路过来,多数人对我是假装没看见,少数对我阿谀奉承,只有极少数道友才能与我论道,不惧正魔之别。”

她抿着嘴唇,声音坚定而清晰:“但你是第一个说,敬畏的不是力量,而是自开道路者的虔诚的人。”

她突然笑了起来:“我一路招摇过市,要的不是人敬我畏我,而是寻找求道之中,相持一生的道侣。”

关明玉目瞪口呆:我除了叫你一声师妹外,总共只说了三句话,就撩到你心坎里了是吗?还相持一生。

他讪笑道:“师妹想多了,天下英才豪杰无数,为兄不过沧海一粟,这些话不过随意而发。要是令师知道了,说不定就得天外飞来一柄剑,要了为兄的项上人头。”

楚微微认真的看着她,眼眸里带着深邃的灼热:“师兄,道在心里,道在路上,道在脚下。连睥睨天下的勇气都没有的人,怎么称得上求仙问道?不明心见性,成就元神连做梦都不可能。所以修行之人,心性为上。”

“所以相持一生的道侣,能遇见一位就是幸事。”

她语气轻柔的笑道:“至于师父嘛,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儿,他从来是不在乎的。”

关明玉再次目瞪口呆,擦,这语气自己真要背锅了,赶紧解释道:“天下英才,首推九天十地。但他们比我们大一代人,所以你路过,他们也不会出来见你。而我们这一代,悬空寺的须弥小师傅,白鹭书院的祝彦清,蜀剑阁的清莲公子,我的师弟白无忧……他们的向道之心比我更甚,只是我偶然得见师妹罢了。”

楚微微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意见:“嗯,他们都是好对手,以他们的心性,恐怕不比你我差多少。”

关明玉这才点头,心里窃喜:“所以天下英才何其多?师妹,道在路上,这次法会定然有天骄涌现,修道便是修道心,师妹不如去一一论道,方知大道三千。”

楚微微认真的看着他,眉头松开,点头说道:“也对,道法三千,心有乾坤,自然要一一去拜访。”

关明玉松了口气,正要点头,就听楚微微噗呲一笑,对他说道:“可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啊。”她把脑袋伸过来,几乎要触碰道他的鼻尖:“师兄,你说是吗?”

关明玉笑容凝固在脸上,第三次目瞪口呆。

正当他绞尽心思想打发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妖女时,就看见她伸出玉臂捂着嘴吃吃笑着,然后松开手向自己笑道:“所以嘛……”

她顿了顿,说道:“我骗你的。”

关明玉长舒了口气,魔门妖女,果然不负妖女之名。从影像里的魅惑众生,道初见时的安静素雅,再到刚刚的疯言疯语,将人间礼数视为无物。还好只是一个神经分裂,不然真缠上自己

,那可有的受了。

他这才缓过来,还没想好怎么回复,就听见楚微微笑道:“关师兄,你不是来找我的吧?”

她眉头微蹙,如同晴天升起了乌云。她自顾自的说道:“不对啊,我来江州可没暴露过,除非贵宗祭酒长老亲自告知。但我看你的模样,不像知道我来江州了啊。”

关明玉正要接话,就听见她继续喃喃自语:“也不对,以你知命数、晓阴阳的境界,又是意志照进现实,说不定真能感知到我的行踪。”

关明玉赶紧接话:“楚师妹,我是要代表宗门去拜访悬空寺各位大师的。”他猛然闪过一个念头,赶紧闪人:“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师妹便自己游览江州吧,为兄还有要事,就不奉陪了。”

不等楚微微搭话,他就身子一晃,化作流光而去。

在他消失后的瘦湖边,楚微微笑靥如花的面孔渐渐安静,丝毫不像刚刚的跳脱。她看向他消失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提楚微微,关明玉“逃离”这一块区域后,已经来到了瘦湖北侧。他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见鬼,本来以为是高冷女神,没想到是一个神经分裂。”

在见到楚微微的第一眼,他确实被惊艳了一番。随着两人的聊天,更是对她印象大好,差点就忘了她是一位魔门妖女。但没成想,三句话过后就暴露了本性,原来是一个神经分裂。

他只能安慰自己,不神经分裂,怎么对得起她魔门妖女的称呼?要知道去年的法会过后,她就被成为魔门第一妖女,被视为下一位魔门天骄。

走着走着,他突然皱起了眉头。以自己的修行,不应该短短时间就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啊,一惊一乍都不可能,更别提自己第一次见她,最初的无中生有的好感从哪儿来的?

而楚微微也更是奇怪,就算是魔门妖女,也不会在第一次见面时提到相持一生的道侣这种话题。她是在试探什么?

仔细想了想,对这些毫无头绪,关明玉便不再瞎想,安安心心的朝悬空寺等佛门众人所居的隐灵寺而去。那里可是有另外一位小天骄,敢担法号须弥的佛子。

——————

从隐灵寺回到宗门驻地之后,关明玉便收到一位护法传来的消息,陈漓已经离开了江州城,看方向应该是往西去了,那边有另一个灵气勃发之地,灵气微弱,但有岛屿万座,修行者也不少,但没有宗师,所以以陈漓的修为,基本上不会有危险的,更别提她背后还跟着江长老,自己也不必担心她的安危。

摆脱了小吃货之后,关明玉便在宗门驻地修行起来,偶尔出去拜访一下新来的大宗世家。越近法会之时,虽然涌入江州的真传和江湖散人更多,但真正的年轻英才反倒是比平日更宅了,几乎都在打磨灵力,调整状态,为天下英才发挥做起最后的准备来。

随着江州城内修行者,特别是年轻天才和高阶修行者的增多,鱼龙道维稳的压力也更大了起来。好在知命宗师和心念境的决定高手都自有气度,所以哪怕是魔门众人入了江州,但有三皇朝和四脉圣地背书,总算是没爆发大的冲突。少数趁机惹事的也已经镇压下来。

十二月六日,鱼龙道江州驻地。

吞服了养魂铸元丹之后,关明玉的一身灵力早已充盈至极,又有江长老教导半年,心念见微,道法更是踏出了入道这一步,一身战力如果全面爆发,甚至堪比普通知命宗师。所以对法会而言,他绝对是和安妙书、楚微微、白无忧等人居于最顶端的一群人,丝毫不用担心前期出局。

奇怪的是,这一次法会规模有扩大,不少觉醒了心念之光甚至刚刚开辟意识海的英才都收到了邀请函,来到了江州,看来谡下学宫确实有意调整法会了。

他刚打坐结束,就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谡下学宫驻地上空爆发,正是当初撕裂了临海五州的那柄青剑气息。它静静的悬浮在江州上空,背后的花纹里,一个庞大的洞天世界若隐若现。

关明玉站起身来,看着吞噬一切的黑暗洞口,轻轻一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