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纹夜 第五百一十九章──登门拜虎

2020-02-15 18:27:30 来源: 西宁信息港

破纹夜 第五百一十九章──登门拜虎

第五百一十九章──登门拜虎

府门外压根儿没有守卫,只有两头栩栩如生的石虎,盯着门外。

这也是黄家的霸气。

因为数百年来,从未有人敢闯进黄家。

或许曾经有过,但当死了后便无人得知。

只是今天,黄家迎来了一名光头的客人。

光头并非绝对是僧人,上门也并非为了化缘。

或者是,来者不善。

…………

光头青年平静的走进内。

四年过去,他的实力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因为两世为人,他向来比一般同辈要更成熟。但现在的那种气质,已经不是一般的成熟能形容。

那是……自信。

平静走进黄府内而面不改容,对自身实力的自信。

他不再是那个只会锻造、但性命却总是被人任意搓揉的那个人了。

而在他身旁,则是一名面上总是挂着恬静微笑的青年,一头黑发随意的披落,黑瞳里很是平静,却又似隐着古井般深邃

他站在光头青年身旁,与光头青年那股彻底散发出来的力量不同。如果说光头青年像个炽热耀目的烈阳,那么这黑发青年便如同一轮皓月。没有与其烈阳争相辉映,反而是相辅相成,显得二人身上的纹力波动越发强大。

而在二人身后,有着一名青年面色复杂的看着他们。

青年同样有着如枯叶般的黄发,又像林间猛虎的黄毛。

他看着那浑身散发着强烈气息的青年,面上惊疑不定。

四年过后,他的实力已经突破二宫境,其修练速度放眼黄家数百年历史中,都是名列前茅。

因为这是野花盛开的世代。

但当他看着眼前光头青年,内心却下意识有着强烈的警兆,又似是看到了极具危险的人物般,心生逃离此人的心态。

…………

这一切,都是徐焰有意而为。

徐焰特地没有隐瞒这一切,他自身的修为气息。

本来若是他愿意,他可以运用云府的秘法隐藏自身气息,又或者不像此刻锋芒毕露。但他没有,只是如同太阳般散发着他自身的修为气息。

他在黄发青年陪同下,来到了黄府的主厅。

黄府不同左府,或者说左府太过极端。

左府通体墨黑,甚至没有半点装饰,克律守己到了极致。而黄府虽然同样军阀世家,但更多的是大气,该点缀放置宝物的,都不会缺少。但当徐焰来到主厅,还是下意识的看到了那悬浮在四米高的厅顶上,由六十四根精制的浑天索绑紧的那座雕像。

雕像栩栩如生,骤眼看去彷佛眼前景物倒转如物处林间,一头猛虎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正欲扑杀而噬。

徐焰面上木无表情,他有天火护身,破一切幻障,自然不会被这种气势而吓。

「两位先生大驾光临,敝府蓬荜生辉。」

徐焰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抱拳道:「没想到黄老爷子亲自出面接待,晚辈见过老先生。」

出来的老者拄着一根奈何木制成的木杖走出来,身后没有跟着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的携扶,龙行虎步的走出来:「堂堂云府六先生、七先生,老夫出来面见也不为过。」

他向了一眼徐焰身后的青年:「秋叶,上茶。」

「是的,爷爷。」

此刻没有别人,黄秋叶也没有特地称呼,而是正经的喊着爷爷,然后走了出去。

偌大的主厅中,只剩下了黄北老爷子、徐焰与金千机三人。

黄北哈哈一笑,看向徐焰也是一抹欣赏。像他们这种人性格极烈,自然对他们这类人有着投其所好的好感:两位先生下山的首地便是来到黄家,这是黄家的光荣。」

「先生,你们觉得这雕像如何?」

徐焰看都没有看这雕像一眼,目光只是平静的盯着黄北:「我很不高兴。」黄北没有说话,同样平静的看着他。但黄北终究是一家之主,一军之将,他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何等恐怖?

但徐焰却恍若不觉,仍然是盯着他看:「左家是我罩的,左老爷子在死前把左家托付了给我。」

黄北一笑,也没有继续闲话家常的把话题拉远:「云府向来不管红尘事,七先生会否管得太宽?」

「那说的是云府,并非在说我。」徐焰面上很认真在说着胡话,像是把自己跟云府撇开关系。黄北闻言面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言下之意,七先生似是想要说明自己与云府没有关系。若是与云府没有关系的七先生……根本没有资格在这里与老夫讨价还价。」

黄北的声音陡然冰冷起来。

这就是疯虎黄家。

在面对尸纹道的强者都敢于出手的黄北老爷子,又岂会畏惧天下任何事物?对徐焰、金千机礼数有加,那是对云府的尊重。

黄北站了起来,手中木杖轻轻叩在地上:「在左血战生前,何尝不是如此大肆侵略?若非左血战生前拿了那么多的利益归于左家,左家现在早已土崩瓦解。」

徐焰仍然木无表情:「所以你现在就要做着跟他一样的事吗?」

黄北那叩着地面的木杖停在空中片刻,目光落在徐焰面上,彷佛想要看出什么。

徐焰平静的道:「不要忘了,我是一位纹医。」

「你快要死了,五年?十年?」

「正因如此,你才在那个夜里不顾一切的出手?你才此刻大肆抢掠,想要在死前替黄家累积资源?」

徐焰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右手。

在其右手掌心间,有着一个乳白色的云隐纹。

「你快死,但我还有很长的日子。」

「当你死后,我每过几个月便回来一趟,狠狠的打压黄家。死命的打。」徐焰很认真的说着:「若是打不过,我就找千机跟我一起打。还是打不过,我就变强回来再打。」

「但这样,真的有意思吗?」

「你在生前打我,我等你死后打你家族。」

黄北目光越发冰冷,看向徐焰的目光如看着死人:「确实没有意思。」

徐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想杀我?」

「你最好要有在一息之内杀死我信心,否则的话,我或许会重伤,但你必死。」

「大师兄曾跟我说,云府有一个特点,就是最为护短。若你在一息之内杀不死我,我可以保证你必死之余,整个黄家都会死。」

「秋叶或许能逃过一命,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其他人,所有人都会死。」

黄北的气息越发粗重,又像一头怒极了的老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