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王庭 第七十五章 同化

2020-01-10 07:18:58 来源: 西宁信息港

机械王庭 第七十五章 同化

“这家伙知道神源机难以损坏,所以打算跟我拖时间!”

伊文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全力的释放精神力,试图挣脱开这一重重白金色光环的束缚。然而他越是挣扎,越是可以深刻感受到这股力量的恐怖,就好像带动了星球的坍缩,将不可估量的引力加持在了暗之王阿普斯身上。让身处其中自己感觉到无比的渺小无力,这不是仅仅是形体上的渺小,还有来源于心灵层面的渺小。

更令他感到震惊的情况在于,一重重白色金光环加持到暗之王身上,无限压缩的过程中。完全坍缩的混乱虚空中,以光辉之主的身体为中心,云雾般的白金色光点一圈圈袅绕盘旋,化作风暴气旋状的庞大漩涡。

并且沉淀酝酿出光辉之主的虚影轮廓,白金色轮廓内部,精密分布着无数茎叶脉络般的白金色纹路。将其原本的体积撑大了十倍,最终定格成一道顶天立地,高不可量的巨大身影……

“该死,弑神枪!”

伊文眼睁睁看着弑神枪被对手的光辉虚影覆盖,忽然全身打了个震颤,仿佛有一股阴冷的寒气正顺着毛孔往体内钻。在这一瞬间,他只觉眼前所感知的一切骤然坍缩崩溃,连同神源机在内的整个空间,都被压缩成了体积无限接近零的一点。

错觉!?还是说第六感?

感觉到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胁,伊文一瞬间咬紧牙关,全力运转冥府圣典,以一种几乎是自残的方式提精神力。这一瞬间,暗之王阿普斯眼瞳透出喷射状的紫黑色火焰,猛地昂起头,面甲下发出无声的咆哮。

嗞嗞嗞——!

伴随着虚空中电流凌乱飞溅的爆响,以这台神源机为中心,无数青紫色的电弧旋转着汇聚而来,在白金色光环周围形成强度极高的电压漩涡。与此同时,暗之王阿普斯全身上下也凝聚起了蜂巢状的淡紫色力场,体型也向外膨胀着撑大了一圈,甲胄表面清晰浮动着凸起的电子管路。

“啊啊啊啊啊啊!”

汹涌如狂涛巨潮般的巨大力场,伴随一声作用于空间和精神层面的巨吼,从邪动王阿普斯的口中爆发,尽数宣泄四周不断坍缩崩坏的环境中。刹那间,束缚着神源机的白金色光圈,被这股巨吼震荡的失去了形状,随着撑开的双臂扭曲、变形、崩坏。

就在白金色光圈完全崩溃的一刹那,正处于探索崩溃状态的空间,显出一种混乱扭曲,更加支离破碎的恐怖状态。

轰——!

重获自由的一瞬间,暗之王阿普斯化为彗星般的青紫强光飞梭向前,逆冲开再度层层叠叠汇聚而来的白金色光辉。臂铠部位延伸而出的犄角崩、弹、撞、挑,伴随着神源机的不断前冲,切割出一片片扇形光幕。

砰砰砰——!

扇形切割面不断在收缩的虚空风暴游走闪烁,将光辉之主洒下的光幕层层拆开。从正上方往下俯瞰,这片如同哈哈镜一般时大时小的扭曲空间中,一道笔直延伸的青紫色光柱,正在排斥除自己之外的光。

超电导波·环形态。

神源机燃烧的瞳孔猛地紧缩成线,以它疾驰的身体为中心,一阵近似于弦音破空的高速震动,伴随着一阵湛蓝色的电弧转动开来。

紧接着它的身体化为雷光飞梭而出,带着冥界雷光特有的冲击力,撞向光辉之主凝聚起来的庞大虚影。击中对方的同时,雷光爆炸着化为无数细密的光刃,笼罩住了身高上千米的庞大虚影。

叮叮叮叮叮——!

一道道青紫色的电芒凌空飞舞,运行轨迹时而交汇时而分散。电光火石之间,排列成一张错综复杂、并极为闪亮刺眼的猎,将光辉之主庞大的身躯吞入其中。

一时之间,光辉之主凝聚的虚影在高频闪烁之间,仿佛支离破碎一般。

从卡伦兹和艾露萝梅他们的角度往内看,可以看到暗之王阿普斯通体上下迸发电光,又以神速移动,所过之处拉扯出一道长长的耀眼轨迹,组合起来,就成了这么一张巨大的雷霆之。这张正不断变幻着形状,缠住光辉之主庞大虚影不断收缩,形状上的每一次变化,都会相应迸溅起大量的白金色光点。

嗞——嗞嗞——!

暗之王阿普斯的身影闪烁游走,周身电光缭绕,以它的机体为中心,形成一个旋转的电光环流。凭着电光环流不断发出的脉冲电波如同相位雷达一般侦测着四面八方的虚实,而它在蜂巢状力场的推动下,也是快到了超过第一宇宙速度的程度,在一团团炸开的雷光中闪烁瞬移。

“上了!”

卡伦兹怪叫一声,将覆盖邪动王全身的蜂巢状力场激发到极限,踩踏着宛如实质的空气一挑一扑。像是一道激射而出的电光炮,带着几近等离子化的气浪,硬生生撞进了虚空风暴中。

嗤——!

在他破‘界’而入的下一刻,艾露萝梅驾驶着恢复成人形态的光之王阿普斯,以稍慢一筹的速度,化为熔金色的强光接踵而至。

一一一一一一一

“亵渎者!”

在伊文狂风暴雨式的打击之下,光辉之主始终面无表情,俯瞰众生的冷漠目光凝视着暗之王阿普斯。在雷电光刃的打击下,缓慢而坚定的举掌向天,直抵高空,虚空风暴内部为之摇晃,六对光翼为之鼓荡共鸣。

呼——!

熊熊燃烧的白金色手掌,如同天外星体一般,带着灭绝一切的威势自上而下,直向穿行在自己身上的神源机砸落。

下一刻,无数交织的电光骤然间凝聚成一道青紫光柱,自下而上冲向神祗拍打而来的手掌。即将碰撞的刹那间,只见雷光中伸出一只无与伦比的拳头,钢铁之拳色泽深红并且覆盖着一层几近实质的蜂巢状力场。

轰——!

体型悬殊的拳掌相交,顿时浩瀚无边的无穷光焰混合着雷霆狂爆泛滥,无数虚空碎片崩溃炸裂。光辉之主的虚影猛地一阵摇曳,接着以拍击而下的手掌为中心,数百万白金色的火光溅射出来。

伴随着这一记极限状态的零距离对撼,光辉之主的虚影以手掌为起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崩坏。庞大虚影很快化为光雾消散殆尽,暴露出内部左肩被弑神枪贯穿的本体。

“……”

它的一张脸依旧看不出任何表情,维持着冷漠的延伸,再度伸出右手,一把拍向俯冲而下扑向自己的暗之王阿普斯。

然而暗之王阿普斯的身影还未落下,邪动王却以一种催发到极限的速度贯穿而至!如同歼星炮的蓄力轰击一样,这台神源机撑起一层暗红色蛋壳型的蜂巢状力场,狠狠撞在了它的身体上。

轰——!

光辉之主顷刻间被强光淹没,化为一道白金色的彗星倒飞而起,在这过程中,完全卸去冲势的邪动王一个回旋

纵跃,消失之后闪现在数百米开外。

黄金火焰·加农炮!

就在这一瞬间,光之王乌加特双手上下虚合,猛地向前推出一道炽热耀眼的熔金色光柱,后发而先至的击中了敌人。

轰隆隆——!

遥遥望去,只见圈圈膨胀扩散的烈焰不断升腾,爆炸中心仿佛形成了一轮能量高都压缩的太阳,引爆光粒、映彻虚空、分解物质、沸腾能量,焚烧着一切的物质与能量,并在一瞬间淹没了虚空风暴。

这一炮正中光辉之主肩膀的弑神枪,高强度的能量轰击之下,弑神枪非但没有任何损毁,反而丝毫不受阻碍的吸收了所有光能。并且迅速将其转化成一种更具毁灭性的力量,一种真正能伤害到光辉之主的力量!

嗤——!

伴随从肩部燃烧而起的金色光焰,光辉之主庞大躯体就如风中败絮般纷飞,紧接着它大半个粉碎躯体以及小半还未来得及粉碎的躯体开始猛烈地收缩。原本几乎能无视一切伤害的伟大身躯,此刻就像是被水泵抽空的湖水一样收缩坍塌,被一个出现在它体内,约有碗口大小的漆黑孔洞彻底吞没。

仿佛宇宙中连光也能吞噬的黑洞,这个深邃无底的孔洞出现的一瞬间,四周虚空碎片就被彻底抽的干干净净。下一个瞬间,伴随着空气的倒灌和回流,弑神枪被黑洞重新吐出,倾斜着插在焦黑的地面上。紧接着,突然出现的黑洞就这么直接溶解消失

,隐没在赤红之海上方的虚空。

“……”

卡伦兹强忍着极度兴奋的情绪,观察着此时的月球表面,发现光辉之主的身体虽然被黑洞吞噬,但是覆盖整个星球的白金色绝对并没有彻底消失。

“当心!它还没有完蛋!”他立刻发出示警的精神讯号。

然而就在这一刻,光辉之主白金色的虚影骤然从天而降,在伊文还未感觉到哪怕一丝异样的刹那间,笼罩住了猝不及防的暗之王阿普斯。

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从意识层面炸开的轰响,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遭受了袭击,只感觉身边重重巨力汇合交错,不规则的疾速搅动;耳中回荡着隆隆巨响,仿佛山崩地裂,与这股浩大的压力相比,先前白金色光环带来的压力,简直都称了拂面的微风。

嗤嗤嗤——!

笼罩在光辉之主的虚影中,暗之王阿普斯的机体表面,居然有一道道锋锐无比的白金色光痕穿梭不息。这些细密光痕仿佛电流一般盘旋缠绕,将神源机体表的那一层蜂巢形力场尽数湮灭,然后在那身暗红色的甲胄上划出无数碎光。

在这过程中,一条细浅而凄厉的裂缝出现在暗之王阿普斯身上,巨大的力量焚烧伤口,一时不见愈合。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笼罩在光辉之主虚影中的暗之王阿普斯,艾露萝梅一时间没了主意。在短时间之内,连续使用黄金火焰·加农炮和神·不死鸟,她现在已经被榨干了体力,就连动弹都极为困难,根本无力施以援助。

“它究竟想干什么!?”

卡伦兹驾驶着邪动王,快速冲进了光辉之主的虚影中,接近了屹立不动的暗之王,并且触摸了一下它不断皲裂多久机体。发现那些能量完全没有伤害自己,甚至直接触碰都没感觉,完全就是在针对暗之王阿普斯和它的驾驶员!

咔——咔咔咔——!

在甲胄皲裂的脆响中,伊文拼命冷静下来,忍住几乎想敲碎脑袋的冲动,尝试着联系神源机的虚拟人格:“阿普斯!阿普斯!你还好吧!告诉我机体现在的情况,为什么我无法动弹!?”

足足过了好几秒,阿普斯断断续续的声音,才通过神经链接传入了他的脑海:

“危险,机体正在遭受光辉之主的侵蚀!我不过是虚拟人格,本身并不具备精神力,因此对它的侵蚀根本没有抵抗力。现在全部靠你的力量在勉强支撑……但是你不足以抗衡这家伙……一百三十五秒之内,暗之王阿普斯会与光辉之主合二为一……”

说到这里,暗之王阿普斯的声音戛然而止,在莫名力量的干扰下,伊文彻底和它断开了联系。

“糟糕糟糕糟糕……暗之王阿普斯根本撑不了太久,这下去我也会跟着完蛋!”

伊文此时此刻浑身上下冷汗滚滚,由于缺少对手的信息,这场战斗基本是在俩眼一抹黑的状态下进行。他压根就没想到,光辉之主最危险的地方不是战斗力,而是灵魂层面的侵蚀同化。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危急关头,他脑海顿时闪过一连串问号,接着这些画面就变成了之前战斗的场景。不多时,画面定格在弑神枪刺中光辉之主之后,它那一身护体光焰燃烧崩溃的一幕。

“弑神枪!弑神枪吸收光能之后,能够焚毁它的身体!刺在它的身上,也能将这个庞然大物封印几千年。现在只要将它刺在暗之王阿普斯身上,应该也能封印它……没时间了,就这么做吧!”

想到这里,他立刻辐射出精神,呼唤在自己面前摸来摸去的卡伦兹:

“快!用弑神枪刺穿阿普斯的心脏!”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口腔科评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刘刚
常德白癜风医院
青岛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海南有男科医院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