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旌旗 第五十六章

2019-10-13 00:00:29 来源: 西宁信息港

邪神旌旗 第五十六章

老人没有回答,只是佝偻着身子站在那里,挡在他和奥莉安之间。

“老师,您没事吧?”奥莉安急忙从管理员长桌后面走出来,扶着老人,担心地问。

老人用干涩嘶哑的声音笑了笑,摆摆手:“别担心,我没你想象得那么脆弱。仅仅这种程度的活动,还不在话下。”

“这位老先生,你不用担心。”雷的头顶上光芒一闪,隋雄施展法术将这一带遮蔽住,然后现出身来,“我并没有对奥莉安不利的意思,是真的想要让她成为下一代子爵的。”

“哦?一位神祇?”老人抬起了头,满是皱纹的脸上有一双和整个人风格截然不同的明亮双眼,眼光锐利得让被扫过的雷都有仿佛被划伤的错觉,毫不畏惧地直视着隋雄。

过了许久,老人又重新低下头,将锐利的目光隐藏了起来。

“我知道了,去屋里详谈吧。”

作为一个开拓领,格尔腾城喜欢读书的人少得可怜,图书馆相当冷清。如果不是智慧与魔法之神下属典籍之神的信徒们以这里为圣殿,给它稍稍增加了一些人气,简直就跟鬼屋差不多。

奥莉安找了位圣职者,请他临时代个班,就和自家老师还有那想要让她当子爵的不靠谱神祇以及神祇的坐骑一起,回到了她的房间。

奥莉安的房间不大

,布置得也很朴素,一点都不像个妙龄少女的住所。如果不是床头柜子上还有个小小的兔子玩偶,流露出几分少女情怀,简直像是个老书呆子的家。

这里到处都是书,虽然纸质不佳,却装订得很精细,可见奥莉安抄写装订它们的时候,的确是用了一番心思。

注意到雷的视线,奥莉安并无羞涩之意,坦然地说:“抄录和制作低档书籍,是我主要的收入来源。可惜这里爱读书的人太少了,或者说,我能够找到的有价值的书籍太少了。”

“那等你当上子爵之后,可以在推广文化加强教育方面下点功夫嘛。”隋雄说,“我看你也不像是喜欢生活的人,省下一些的开销,就够做很多事了。”

“但贵族的体面也是很重要的,不能太过忽略。”雷说着想起了什么,摇头,“哦,对你来说无所谓。有这么一位强者当你的老师,只要你不做一些天怒人怨的事情,别的贵族看得起你看不起你,都不值一提。”

奥莉安愣了一下,转头看向老师。

她并不傻,只是过去没接触过真正的贵族生活,很多事情想不到而已。作为一个破落旁支出身的少女,贵族身份带给她的除了一个格尔腾的姓氏和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了。

无论是贵族聚会也好,还是贵族教育也好,这些事情都和她无缘——其实早在她父亲的时候,就已经从贵族沦为了普通的市民。无非是好歹还有一份香火之情,还能得到子爵府从指缝里面洒出来的一点好处,能够维持虽然称不上富裕却也不算贫穷的生活而已。

她父母早亡,从小就在图书馆长大。和书籍为伴,朋友也只有典籍之神的信徒们。那群书呆子们倒是一直想要吸收她加入教会,但性格随和的她却对信仰这件事颇为固执,只肯去信仰自己认同其理念的神祇。典籍之神“爱护书、收藏书、传承文明”的理念,她并不是不赞成,却不能认同。

爱书,只能说是兴趣爱好,或者说个人修养,将其作为人生理念的话,实在太过单薄了!

原本如果没有意外,奥莉安的人生大概也就是以读书为兴趣,以抄书为业,当个一辈子的书虫。日后找个安分的男人成家,生儿育女……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但在她十岁的时候,她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在图书馆找书的时候,她偶然发现那个扫地的老爷爷,竟然能够纵身一跃,跳上高高的书架!

这本事对于冒险者来说都颇为惊人,更不要说还是小孩子的奥莉安。她顿时就起了兴趣,软磨硬缠了大半年,终说服了老爷爷,答应收她做学生,教她一些本事……

时光荏苒,一转眼她已经十五岁了。奥莉安从老爷爷那里学到的不仅仅有飞檐走壁的奇异本事,也有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再加上博览群书,不知不觉之间,她已经成长为文武兼修的出色人才。

所以,当隋雄施展法术,寻找“适合领导格尔腾领的人才”时,很自然地就找到了她。

“如果说是‘适合领导格尔腾领的人才’……罗蒙少爷不是更合适吗?”奥莉安问,“毕竟他已经差不多掌握了格尔腾领,而且的确也很有才能啊。”

“可他毕竟是假货。”隋雄说。

“血脉什么的,造假其实很容易的。”奥莉安果然也所知甚多,“我看到过,据说一般的高级法师都能够施展,只是仪式的材料费略微贵一点。”

“但假的终究是假的,日后总有被揭穿的可能。”隋雄说。

“血脉继承仪式虽然不能用‘高级解除魔法’来解除,却可以用‘魔能崩解’来解除。”一直沉默不语的老人开口了,“不过‘魔能崩解’是传奇法术,会的人很少。但既然有一位神祇愿意帮你,那请祂帮忙制造这么一枚卷轴就好。”

见到老师也流露出允诺之意,奥莉安的眼睛终于也亮了起来。

隋雄微微一笑,说:“那么就这么决定吧,你来当这个子爵。”

“等等!”老人在奥莉安回答之前开口打断,他抬起头,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的弟子,“我要先提醒你,当一个领主是很辛苦也很危险的事情。从你坐上那个位子开始,安宁平静的生活就将离你远去。你将不得不整天和阴谋算计打交道,和各种你不喜欢的人作智慧或者武力的斗争。在很多的情况下,你将不得不妥协,不能简单地按照你的心意办事。很多时候,就算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你都不得不劳心劳力,转折迂回,才能够成功。”

“你将会身心俱疲,再无清闲可言;你将会手染鲜血,再无纯真可言;你将会终日争斗,再无平和可言……即使这样,你也不后悔吗?”

奥莉安沉默了好一会儿,低声说:“我觉得格尔腾领有很多事情都是不好的,需要改变。我想要把自己的才能用在更多的地方,像书中记载的贤人一样让大家安居乐业。我甚至还想要日后图书馆里面有记载我事迹的书……虽然还有些忐忑不安,但我会努力做好的!”

老人笑了笑,重新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什么。

“放心吧,你一定能够做好!”隋雄用触手在少女的头上轻轻拍了拍,心中默默念了两句诗。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少女啊,我看好你!

正在子爵府里面勾心斗角的双方都不知道,在格尔腾城冷清的图书馆里面,一间简朴的小屋中,这个领地继承权争夺战的结局已经被决定了。

甚至对于小屋中的几个人来说,重要的其实还不是这件事。

“这位老先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解决了格尔腾子爵领继承权的问题后,隋雄又试着和神秘的老人搭话。

老人笑了:“在神祇面前,我可不敢称老。鄙人叫沃尓,不过现在叫弗莱。认识我的人叫我老弗莱……呵呵,也没几个人会叫这名字了,毕竟我隐居在这里,也已经快五十年了啊。”

“沃尓……沃尓……”雷自言自语,把这个名字重复了好几遍,终总算想起了它的来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您是‘黑刃’沃尓?!当年因为家人被害,一人一剑刺杀神圣天使王国圣火公爵,然后在千军万马围攻之下杀出圣火城,从此不知所终的那位?原来您还活着!”

他是如此的激动,看来遇到了自己崇拜的对象。甚至因为激动的缘故,一直紧紧关闭的心防也打开了许多,让隋雄能够清楚地看到他内心映出的景象。

一间华丽的屋子里面,一个大约十岁的少年正在向一位戴着假发、非常严肃的老者学习剑术。

休息的时候,少年问:“老师,您常说‘的贵族应该掌握的是政治,剑术再厉害,终究也敌不过掌握着政治权力的手’。那么这世界上有例外吗?”

老者沉吟了一下,笑着说:“例外当然也是有的。比方说三十年前,当时神圣天使王国的圣火公爵想要冲击传奇境界,在民间搜捕拥有邪恶生物血统的平民,将其作为祭品用火焰净化,以取悦光耀之主(太阳神的别称),死者甚众,百姓怨声载道,却无可奈何。后来一位名叫沃尓的冒险者因为家人被害,在圣火公爵举行晋升仪式之前,趁着他沐浴守戒的夜里一人一剑杀进圣火城的光耀大教堂,杀了圣火公爵和好几个教会高层,还杀了许多守卫,终在夜色之中杀破重围,冲出圣火城,扬长而去。”

“你看,剑术到了某个境界,的确是可以凌驾于权力之上的。只不过……想要达到那个境界,比当上国王还难啊!”老者慈祥地笑着,抚摸着少年的头,“毕竟对你来说,当国王多少还是有点希望的嘛……”

“老师你看不起人!”被取笑的少年顿时就鼓起了腮帮子,“我也要成为那样的绝顶高手!一剑在手无人可挡,行侠仗义打抱不平!”

“好好好,你一定行……”

梧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东莞牛皮癣
莱芜好的癫痫病医院
梧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东莞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