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偷情不过是饮鸩止渴

2018-09-15 11:06:40

曾经,我以为自己上错了车,然后上帝又惠顾我,让我再次看到美丽的风景,到如今才明白,那只是一场海市蜃楼,我以为找到了属于我的激情,却不知那激情压根就是饮鸩止渴。

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我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迷离,下班回家的途中,总是走走停停,回去又如何?无非是吃饭看电视上网睡觉,日复一日。这时,那个叫罗宁的男人恰好出现了……他这团烈火就此点燃了我这把干柴。

2000年春天,我与穆青结婚。

穆青说,让我们相守,直到牙齿掉光,直到老到只能在摇椅上躺着,我还会说我爱你。为他这句话,我嫁给了他。每个女人都希望天长地久,我也不例外。认识穆青的时候,我28岁,已经不小了,此前所有的恋爱都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走向婚姻那一步,也许所有美丽的女人都会虚度年华吧,那句红颜薄命并不是没有来由的。因为生得美,就觉得有资本挑剔,就以为有大把时光可以和男人纠缠,可再回头时,发现眼角已有了细细的纹路,于是就想到了嫁人。

第一次和穆青见面,我对介绍人恼了,这样的男人也介绍给我?他不是百万富翁,只是一个小公务员,人长得那么一般,个子与我一样高,凭什么要我嫁给他?但事隔几个月后我还是嫁了,不仅仅因为在我最想嫁人的时候遇到他,而且因为他给我一种现实的稳妥之感,每天雷打不动地接我下班,接我回家后,又围上围裙去厨房里忙这忙那,我以前的男友,却多数是在酒吧里混的,说着和现实生活不着边的话,而穆青让我好像从空中落到了地上。他看着我说,亚妮,最后,谁都要过柴米油盐的生活的。这句话打动了我,纵然我是王妃,最后也要结婚生子吃喝拉撒吧,于是我动了心思嫁给他。

以为自己从此真的甘心和穆青过柴米油盐的生活了,可很快就烦了。日子长了,穆青的细心和爱意就像家常便饭一样不能感动我了,反而觉得他婆婆妈妈,没有男人气。那时,我们结婚已3年,房子换成了140平方米,正在供一辆车,穆青做了公司的副经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我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迷离,下班回家的途中,我总是走走停停,回去又如何?无非是吃饭看电视上网睡觉,日复一日。

这时,那个叫罗宁的男人恰好出现了……他这团烈火就此点燃了我这把干柴。

有些暗暗的惊喜在心里头泛滥,和一个男人独自相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好像已经很久远了。

那天下班回家,出了电梯,看到一个长发男人,穿着破了几个洞的牛仔裤和格子衬衣坐在我家门口。远远地我停住,以为是劫匪,再仔细看看,明白了这个人是谁。

罗宁。我叫了他的名字。

他抬起头,你怎么会认识我?

我取出钥匙,打开门,然后说,明白了吗?我是这家的女主人。

亚妮?他亦叫出我的名字。

不,我说,叫我嫂子吧,我知道穆青比你大半岁。他笑着说,我可比你大的,就叫你名字吧。

罗宁是穆青的大学同窗密友,据说生性喜欢流浪,不喜欢循规蹈矩地生活,所以毕了业,就开始浪迹天涯。我记得穆青在我们的婚礼上说,要是罗宁回来就好了,可惜他现在在西藏。随我进了门,罗宁把大大的包放在地下,问我,穆青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两年没联系了,我想死他了。

我说:穆青出差去了。

哦,他看了我一眼,那我去住酒店吧。

我说既然来了,就吃完饭再走吧。接着我给穆青打电话,然后把电话给了罗宁,他们在电话中激动地说着,罗宁说起话来有点“张牙舞爪”,我听到穆青在电话里也“张牙舞爪”了,没想到像穆青这么老实的人原来也有个性张扬的时候。最后罗宁把电话给了我,穆青在电话中对我嚷的却是:千万别让罗宁走,我两天后就回来,给我弟弟做点好吃的,他爱吃辣椒,多买些回来。

别让他走?让一个大男人留住在只有我一个女人留守的家里?放下电话,我不禁有些诧异穆青的大意,但奇怪的是,竟也有些暗暗的惊喜在心里头泛滥,和一个男人独自相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好像已经很久远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桌菜,水煮鱼、干煸肉丝、麻婆豆腐、鱼香茄子……几乎全是辣菜,罗宁看着一桌子菜说,穆青真有福气,娶了你这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老婆。我的脸不禁有些微微泛红了。

多么可怕,我好像爱上了这个野性的男人,从小,我就喜欢这种充满了流浪气息的男人,渴望和这样的男人浪迹天涯。

那个晚上,罗宁没有走,整个晚上,我都在和他一起看他的相册,里面是西藏和青海绝美的风景,还有他发表在杂志上那些美丽的图片。一边看,他一边给我讲旅行中的遭遇,奇怪的是,我竟不敢看他的眼睛,偶尔与他的眼睛相遇,总是我先躲开。那一晚上我的心情迷离得是那样熟悉,好像十八九岁的年纪又回来了。第二天,把他宽大的格子衬衣洗了晒在阳台上,干了以后,我小心地叠着,闻着上面的芳香,竟有一点点晕。

穆青提前赶回来,罗宁跑过来,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晚上,穆青求欢,我积极地响应着,脑海里想着的却是罗宁。此时,他就在我们的隔壁,我能听到他哼唱着陈琳的歌《爱就爱了》——爱就爱了吧。这个疯孩子,穆青说,害了多少女孩子,应该给他找个人结婚了。

我用手搂住穆青,把眼泪落到他胸前。多么可怕,我好像爱上了这个野性的男人,从小,我就喜欢这种充满了流浪气息的男人,我渴望和这样的男人浪迹天涯。

挣扎了一下,我立刻就软倒在他的怀里,这个像一株植物一样清新的男人,早就成了我相思又相思的春闺梦里人了。

在穆青的劝说下,罗宁似乎终于有了想安定下来的打算,几天后,他说他找到了房子,要搬出去住了。那天,他离开,走之前看着我,然后眯起眼睛笑笑,轻轻地说,再见。两个很磁性的字,我也笑,但感觉有眼泪在流着,注定,这是故事的开始,仅仅是个开始,我明白自己,面对诱惑总是无法逃开。

果然,第二天就接到罗宁打来的电话,他说亚妮,你能过来帮我一下吗?我这里太乱了,我不知怎么收拾。的确是乱,当我换上一身家居的衣服干起来时,心里忽然充满了巨大的快乐和幸福,原来,爱一个人可以这么幸福,即使给他做家务,即使真的很累也是快乐的,忽然,我想到了穆青,他为我做这些,心里也是快乐的吧?

两天下来,屋子被我收拾得那么干净而有品位,窗帘上飘着太阳花,阳台上有一盆盆嫩绿的植物,红色的沙发上是我买来的中国结,当我去厨房为他煲汤时,他忽然从后面抱住我:亚妮,你给了我家的感觉。我挣扎了一下,就立刻软倒在了他的怀里,这个像一株植物一样清新的男人,早就成了我相思又相思的春闺梦里人了。

我和他的故事就这样拉开了序幕,从此,每隔几天,我便来到这间属于我和他的小屋。我喜欢围上围裙为他做饭,亮着灯光等他回来,当穆青一遍遍地打着电话,我给他的回答总是我在加班加班,可怜的穆青信以为真,对一切毫无察觉,当我深夜回到家里,桌子上还摆着一碗他给我煲的靓汤,说加班要注意滋补。

奇怪的是,那个时候,我的脑子大概已经痴迷得不行了,承受着穆青的恩爱,心里却连一点愧疚的感觉也没有,甚至他拉拉我的手,我也会一下子甩开他,你烦不烦啊?那时,我的心里满是罗宁,偶尔听到穆青提到他的名字,我也会心跳个不停。

原来我的悲欢都与罗宁无关,他享受的,只是我的欢颜。原以为我找到了属于我的激情,却不知这激情根本就是饮鸩止渴。

我想如果没有那场大病,我可能还在不知迷途地徘徊在两个男人中间。而一场大病终于让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单位体检,我被查出乳房里有肿块,医生说不知是良性还是恶性,最好是做一下病理检查,如果是恶性的,就要做乳房切除术。

得知这个恶讯,我第一个告诉的是罗宁,他曾一遍遍地称赞过我饱满而性感的乳房,他说,有少女的坚挺又有少妇的丰满,而我的乳房也许即将从此成为两个洞了,因此我最想要的是他的安慰。可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我听到他说的却是:一个女人没有了乳房还叫女人?那怎么可以?这是他说的话?电话这边,我一下呆了,泪水从我眼里流出来。扣了电话,我像被春雷惊醒似的,原来我的悲欢都与他无关,他享受的,只是我的欢颜!原以为我找到了属于我的激情,却不知这激情压根就是饮鸩止渴。

知道了我病情的穆青却在当天从云南赶了回来,他冒着被公司开除的危险,因为那是一笔几千万的大项目啊,来到我床前他说,没有比我的妻子更重要的事情了,没有了乳房有什么关系?只要有你。我想不流泪,想掩饰我的慌张,但眼泪泄露了我的秘密,一个红杏出墙的女子,还有什么资格要他的爱?

幸运的是,最后病检结果证实我患的是良性肿瘤,经过化疗和药物终于使我的乳房完好如初,病好那天,穆青去接我,我说,我不配做你的妻子,是我害你一次次等我回家,是我害你做了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要不我们离婚吧。没想到穆青却牵起我的手说,傻孩子,走,回家吧。他说,一定是我不够爱你,所以,才会让你走进另一个男人的怀抱,我宽恕你……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爱到这样委屈,我紧紧地抱住穆青,眼泪流到了他的头发里,最亲最爱的人,一直在我的身边,只是我差一点就失去,再次拥有爱,今生,我会牢牢地抓紧它,永不再放手。

每个女人也许一生都会有一次艳遇吧,我的艳遇就是建立在想像的天空里,那样不合实际,甚至,那样苍白无力,虚弱到连眼泪都觉得多余。像罗宁这样的男人实际上只是一株植物,一株没有任何感情的植物,和植物相爱的命运,是等不到秋天的。真实的日子其实就在我和穆青的相守里,就在一粥一饭里。

金属探测器
肇庆发光二极管
三和花园二居室户型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